读《价值投资与中国》 上篇

前段时间,朋友、前同事 Forrest 推荐了李录这本书。 李录是谁呢?喜马拉雅资本创始人,查理·芒格家族资产的主要管理者,被查理·芒格称之为「中国的巴菲特」,翻译出版了中文版的《穷查理宝典》。 首先,先大胆的预言一把:这本书,估计很快会被禁。很多东西,往深里谈,就不可避免会谈到症治。对于经济、体脂、症治,个人认为,李先生在书中说得很客观、诚恳。但在我们泱泱大国,「真实」是没有活路的。随着书籍被更多人阅读、传播,被禁掉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对价值投资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去囤一本吧。 读书之前,我略略了解了李先生的背景。在 90-1 年代,他被赶出了祖国母亲的怀抱。2010 年,随着巴菲特访问中国。虽曾被祖国母亲遗弃,但文笔之间依旧对中国饱含深情。除了深情,某些文字之间,似乎也有怨念。 李先生学识渊博,通晓中西古今,几十载驰骋投资领域。在《价值投资与中国》书中,作者从非常宏观的视角,从「经济」这条脉络,将人类从远古到当代整个文明的发展,为读者梳理出一个清晰的表述框架。 相比李先生,我读书实在是太少,太散(作者 90 年代在哥伦比亚大学期间,曾通读奠基中西方几千年文明的100多本经典著作)。很是佩服李先生能将考古、历史、经济、症治、宗教等学科独立的知识,按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线融汇、梳理的能力。我学生时代背诵过那些枯燥历史事件、政治/经济知识,在先生笔下变得生动、有理有据。历史、政治、经济,就应该串在一条主线上去学嘛。 谈人类文明,李先生的着眼点、研究线索很特别:人类对「能量」的获取与使用。因为,人类的社会活动,文明发展,需要摄取能量和利用能量。以此,李先生将文明史,分为三个阶段。1.0 狩猎采集文明、2.0 农业文明、3.0 科技文明。 2.0 的农业文明时代,东方(中国)胜于西方,胜在地理位置,长江黄河流域之间的广阔平原,为农业发展提供有力的条件,也胜在秦孝公时代的商鞅变化带来的制度创新,不再以血缘关系分配政治权力,进而带来科举制度 – 农业文明时代最伟大的人才筛选机制。 然而,恰恰是因为地理位置、气候条件上不占优势,诸如英国、葡萄牙、西班牙等西欧国家通过航海技术发现美洲大陆,开始了欧洲与美洲之间的自由贸易。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的贸易,并非是政治行为,完全是无政府状态下的商业行为。这有点像互联网的早期,政府、国家之间的干预极少,纯粹是技术、商业行为。 自由贸易、启蒙运动、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工业革命、殖民战争等等系列变化,将人类带到 3.0 科技文明的时代。 当谈到「现代化有没有可能发生在中国」这个问题,李先生的观点是,没有可能。因为,在当时中国王权政府之下,不具备形成自由市场经济的条件。这个直到今日,也没有太多改变。 以上是《价值投资与中国》上篇的一点笔记和粗浅理解。简而言之,我有两方面收获。 一,受益于李录先生文章,使我似乎也能站在人类发展的高度、横跨千年的宽度去看待人类文明、经济发展。眼界被拔高,眼力变得清晰,投资的心态也略微沉稳一些; 二,激发了我想去更多读历史、经济、政治方面书籍的兴趣与欲望。 推荐一读。

周哥与沙姐

2006 年盛夏,工作一年多的我,只身来到杭州。秋天的时候,接受了一位朋友「周日一起唱歌、吃饭」的邀请,意外的进了基督教会的门。 就在那时候,认识了周哥与沙姐。 现在,我在教会中看到初出茅庐、踏入职场不久的年轻人,特别是年轻的弟兄,心里总是会生出一些关爱。从他们身上,我看到 2006 年的自己,充满理想、活力、热情,同时也稚嫩、茫然、懵懂;也总是回想起,在我青年时期,我所认识的第一对基督徒夫妻 – 周哥与沙姐,给我的影响与帮助。 周哥和沙姐,其实也比我大不了多少。2006 年,我 23 岁,周哥,可能是 28 岁。我回想起 28 岁的自己,是没有他们那样的成熟、爱心、开放,去关心周围的人。 每次谈起我的信仰历程,一定会谈及杭州的那间小教会;而吸引我留在教会不曾远离的,有很多因素,其中非常特别的是,周哥与沙姐家的厨房。 当时,教会的场所就是他们家中。沙姐烧得一手好菜,每周五,我基本上不会缺席。从文三路下班后,骑车赶往他们家。进门就直奔厨房,坐下,吃饭(下班略晚,大部分的时候他们已经吃过饭),丝毫没有客气,几乎就要当成自己的家了。沙姐在一旁,边忙边说,多吃点多吃点。周哥有时空,在桌边谈谈新闻、文学,开开玩笑。而我,只顾着吃。 以至于,好几次我半开玩笑的和人分享,早些年,我能够在教会坚持留下来,是因为沙姐家的厨房。当然,其实不只是因为厨房,更是因为他们因着基督信仰而发的爱心。当时,像我这样的「单身食客」,还有好几位。 一个人单身时,如果能认识一对成熟的夫妻,特别是能认识一对基督徒夫妻,是一种祝福。单身时,对于未来,有无限憧憬,也无比的无知。未来,要如何生活?要认识怎样的朋友?要和怎样的人结成伴侣迈入婚姻?这些方面,在我单身时,周哥与沙姐,给我很深的影响,塑造了我很多的认识。 按世俗「有房、有车、重彩礼」的标准,我 26 岁时,应该没有条件结婚。 当我看到周哥与沙姐的家庭,近距离的感受他们的生活时,我更新了认识,金钱不是婚姻、家庭幸福的唯一条件。不富足,即便是有缺乏时,依然可以欢笑,幸福,依然可以去关心、安慰周围的人。这是我所期盼的婚姻和家庭生活的样子。现在这个世代,多少单身的年轻人,正对婚姻的高昂成本感到负担沉重,同时,又对于耳闻眼见的婚姻中的不幸,完全丧失结婚的动力与盼望。 我在杭州的几年里,周哥与沙姐一直是租房,我也曾经帮助他们搬过两三次家。每一次,房子都被沙姐收拾得干净,布置得温馨,充满了「周哥与沙姐」家庭的味道。他们家中,常常的接待教会的弟兄姐妹,一起吃饭、交谈、学习圣经。很多这样的温馨场景,依然在我脑中存留。与这样的家庭相处,让我慢慢建立了一个信心:谁说一定要买了房子,才能结婚?这对我后面的人生路,无形中是很大的安慰和鼓励。 周哥,是个博学、幽默、热情、乐观的人。和他在一起,一定不会有沉默无言的时刻。信仰、政治、文学、经济方面的话题和理解,他总能娓娓道来。我当时不善言辞,学识也浅薄(现在长进也不大),每当周哥谈论时,我只能恭听和简单回应,但依然增长了很多见识,至少是耳闻目染了不少学者名人的经历、故事、书籍,比如:刘军宁、马克斯韦伯、李文斯顿、戴德生、司徒雷登等等。离开杭州后不久,我很是觉得遗憾,当时没有更多的与周哥交谈、学习。以至于,后面每一次见面时,都会找他聊天,蹭一蹭「知识热量」。对了,周哥的拿手菜是西红柿炒鸡蛋(我从未吃过,只是传说),独门功夫是左右手互搏术 😄(这是啥功夫?懂的人自然懂)。 2006 年,我到杭州工作,结婚,女儿出生。7 年后,2013 年我加入流利说离开杭州来到上海。如今 2020 年,又是 7 年。离开杭州后,与周哥沙姐见面就少了,每年能见上一两次。时间与距离,是真的会淡化感情,而爱,又不是经常能表达出口。故写文以纪念、保存。 谢谢你们,周哥与沙姐。或许,对于你们来说,曾经接待一位年轻人,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而对于我来说,你们给我的帮助、影响,确是长长久久。

和 10 岁女儿的一次持续 2 天的冷战

起因 上周三下午五点左右,夫人接孩子们放学到了楼下。她电话告诉我,到家了。我说,我下来陪Linda运动半小时,然后再回家做作业。 为什么想到要让Linda利用一些时间运动呢?她学业挺紧张的,身体需要调节、休息。前晚,遇到一个数学难题,磕到了晚上十点后才睡觉。我放下手中正在忙的工作,带上Linda的跳绳,热情饱满的下楼了。 见到Linda,我刚说完「Linda,走,我们去跳绳运动半小时」,就看到她原本笑盈盈的脸,立即变得「苦大仇深」。 她低声回应道「今天作业很多,做不完就怪你」。这句话,开始让我略略不舒服。 「走,你需要运动一会,半小时就好了。这样,能保持你的身体健康」我坚持要一起去运动。并且,开始往小区的运动场走去。Linda 在后面无奈的远远的跟着,拖着沉重脚步,一百个不情愿。 我停下来,等她走到面前,和她说了句 语重心长的话,「你学习很紧张,如果不注意休息和运动,身体会坏掉的,你知道吗?」 接着是苦口婆心,「你不情愿做运动,你知道吗,我是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特地下来陪你的」 说完这句话,瞅着Linda仍旧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我,有点来火了,「我好心下来陪你运动,你不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这时,Linda 轻声略带不满的回应了一句「既然我不愿意,你也不愿意,那就不要运动了」 她说得倒心平气和,但这话,严丝合缝的把我给怼死了。我竟然哑口无言,无可反驳,但心里真是气炸了,回了一句「你回去吧,不要运动了」。姑娘还真回去了。 我在小区里晃荡了很久,微信和夫人说了很多气话:养儿女真的没意思… 这女儿,我以后都不要管了… 这家伙怎么没心眼没良心啊…我今晚都不要和她说话了… 冷战 当天晚上,我就一个人关着房门在房间,吃饭也是错开,不和他们一起吃。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平时殷切的提醒两个孩子该做这个该做那个的话,一句都不说。遇到女儿的时候,也是板着脸。 这姑娘,居然好像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该吃该喝照常如故。 圣经说,不可含怒到日落。但我实在做不到。 夫人说,不要和孩子冷战吧?这样对她成长不好。 我说,不行。我要让她知道,她的态度、言语,会对人造成伤害,会破坏关系,我要给 Linda一点教训,让她能有一些意识和改变。另外,我心底还真是不能原谅她。 第二天早上他们上学时,我仍旧呆在卧室不出来。下午他们放学后,我依然是呆在卧室里,对家里所有的事情,不管不问。我听说过一些对家庭「不管不问」的爸爸,今天,我就要做这样的不负责任、放任不管的爸爸。晚上,我仍旧和他们错开吃饭,一句话都不说。连儿子安然,我也是只是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话。 第三天早上,是我送他们上学。但我只负责开车,一句话也不说。 所以,有 2 个晚上 1 个白天的时间,我没有对 Linda 说过一句话。父女之间第一次这样「闹僵」了。 夫人和我说,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觉得,是的,再继续冷战,做爸爸的就太过分了。 夫人帮我分析了一下Linda当天抵触跳绳运动的原因。首先,她有完成作业的压力与紧迫感。孩子能对学习这么上心,是好事,值得肯定的;其次,Linda对于跳绳,有恐惧感,因为在羽毛球训练中,教练安排的「两连跳」,她尝试很多次,但从未成功,挫败感很强。 听到这样一些解释后,我对女儿的心情就有了很大的改变。 我和夫人商量,周五下午 4:30 放学到 5:00 羽毛球训练之间的半小时,我和Linda单独交流、解决问题。 恢复 我的心情真的蛮忐忑。中途问了夫人好几次,我应该怎么开口,怎么说呢? 4:30 的时候,夫人让Linda到球场外面的停车场找我,我在车里等她。 Linda打开后排车门,进去。我说,Linda,你坐到副驾驶来(我想和她说话更近距离一些)。 她坐过来了。 彼此沉默了一小会。 我说,Linda,这两天你感觉好吗? 她说,不好。 我说,我也感觉不好。我两天没有和你说话了。 她说,为什么不说话就感觉不好呢? 我说,因为,不说话,就是关系破坏了,我没有把你们当自己的孩子了,没有把你当我的女儿了。 她说,嗯。(有点难过) 我说,前天,你真的让我伤心难过了。 […]

一次被黑客敲诈的经历

019 年 2 月 20 日,我收到一封「自己发给自己」的邮件。也就是说,发件人和收件人,都是我在流利说的工作邮箱 [email protected](因此,看不到邮件来源)。大致浏览了一下,初步判断:有人在敲诈我。 邮件大意是: 你的邮箱被黑了。修改密码,是没有意义,帐号已经被完全控制了; 你在网上浏览色情影片,已经被录制下来了。一方面,录制了你浏览的内容,另一方面,通过控制前置摄像头,录下了你是谁以及你观看时的情绪、行为; 用1000 美金的比特币来「封口」消灾; 如果 48 小时不给钱,你浏览色情内容的录屏,就会群发给邮箱联系人里的同事、家人、朋友。 收到这封邮件后,当时我的心情是怎样呢? 首先,我不能否认,大约二年前,我看过色情电影。最近的两年,没有看过,但零零散散的美女图片,有意无意、零零散散都看过。 因此,我内心很害怕。如果「黑客」将我浏览色情网站的不堪视频,群发给我的同事们、合作伙伴们,他们会怎么看待我?或许,对于没有信仰的同事、朋友,并不会把这个太当回事,可能笑笑就过去了。我害怕的是,他们会怎么看待平日这个虔诚的基督徒,竟是如此的不堪?以后怎么见人?(我联想到国内外各种基督徒、基督徒牧者因为色情、淫乱跌倒的事例)怎么办呢? 马上的反应是,花钱消灾,买个封口费。1000 美金,不是个大数字,与「名誉」相比,不算什么。但很快我也意识到,这种敲诈其实是连环的,如果你付了第一笔钱,就等着付第二笔。但又或许,别人就真的只要一次封口费呢?纠结中… 心里焦急的时候,《圣经》中大卫行淫乱犯罪的故事跑入我脑中。接着,冒出一些问题:你是基督徒吗?你相信神是全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吗?你害怕难堪的事情被外人知道,难道你不害怕这些事情被神知道吗?其实,神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在外人面前掩盖劣迹,难道你可以在神面前掩盖吗? 在这些问题面前,之前对丑事被公开的害怕慢慢消散,心里变得羞愧、难过。我实在是一个不认识神的人,是奸诈、丑陋的人,是一个罪人;也是一个愚昧、无知的人,竟然会想在全能的神面前去遮掩什么。接着,我向上帝祷告、悔改。我决定主动的向公司报告这封邮件。至于,敲诈的黑客是不是会公开那些不堪的视频,以及公开后同事们会怎么看待我,都交给上帝吧。上帝是全能,既公义又慈爱,他接纳、赦免我,远超过人对我的评价、评判,「死就死吧」。 随即,我联系 CTO,将黑客的邮件,全文截图给他,让他查一下我邮箱被黑的情况。后面,他安排了IT部门的同事进行了相关调查。 虽然我心里已经不担心这件事的结局,但是仍旧在心情忐忑中过了一周的时间。后面,没有收到这名黑客的后续邮件(他们估计也是系统群发操作,等待上钩者)。 这件事,过去了一年,今天翻出来记录一下。 世人常说「头上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但真正有多少人相信有神明?如果有对真神明的真相信,不公、不义、不法的事情,会少很多。 对于作为基督徒的我来说,对于这位全知、全能、圣洁公义的上帝,是真的存着畏惧、敬畏。在祂面前,我无处可躲,无处可藏,不仅今生,而且永远。但是,我的愚昧、无知、有限、罪恶,让我对这位上帝,仍旧是畏惧、敬畏不够。 1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我,认识我。2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3我行路,我躺卧,你都细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4耶和华啊,我舌头上的话,你没有一句不知道的。 诗篇 139 篇 1-4

如果,父母将用在孩子身上的「狠劲」,用在自己身上…

家里有两个孩子,女儿十岁,儿子五岁。在孩子教育、管教方面,作为爸爸,我还是有比较多的参与。 正是长期有一线「工作」的经验,慢慢的,我有一些观察,有些感慨:孩子真是太不容易了,作为父母,向孩子提出的那些要求,扪心自问,我自己能做到吗? 诚实的回答:我做不到。 这些要求,有些是学习能力方面的。比如: 这篇古诗,你背诵了这么久,还是不会? 这几个单词,怎么还记不住? 这么简单的加法,别人一说就懂,你怎么就… 弹琴认真点,手势怎么老改不过来… 也有一些,是生活习惯的要求,比如: 和你说了,少看手机,怎么总是在看? 别总这么无聊、总是玩乐,去读读书… 要管理好你的时间,到了什么时间,就做什么事… 关掉电视。马上过来吃饭,马上。 好了,薯片不要吃了。收起来,马上。 放学后,每天跑 1000 米再回家…每天跳绳 1000 个… 这些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作为成人,我们自己能够管理好自己的时间吗?我们能控制好不去刷手机吗?你能在十分钟内背诵一首新唐诗吗?看美剧看电影正起劲的时候,你能关掉屏幕,马上去吃饭吗?注意是:马上!你身上的肥肉一圈接一圈,你能要求自己每天去跑1000米吗? 其实,我们没几个能做到。那作为父母,凭什么将这股子「狠劲」,用在孩子身上呢? 标准答案是:爱孩子。 我想,父母一定是有爱的。但是,除了爱,还缺少了一样东西:尊重。《圣经》歌罗西书 3:21 说: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 为什么没有尊重?因为,没有把孩子看成独立的个体、独立的人。潜意识里,把孩子看成自己的附属。因为是附属,所以,父母可以去支配孩子。试问,你可以用对待孩子那样「严于利人,宽于待己」的标准、大呼小叫的态度,去对待任何一个独立的人吗?比如说,职场的同事。不能。 从小到大,我属于天赋、资历平平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会比别人慢一拍。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因为分不清楚「味」和「喂」的区别,被父亲嘲笑。这种心理打击,其实会记得一辈子(当然,我心底原谅我爸了)。因为受过伤,知道作为一个孩子受伤的感受,所以,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我有同理心。孩子慢一点的时候,我没有那么着急。 除了有一些对孩子的理解之外,我也在尝试和孩子一起做事,同甘共苦。 晚上孩子做作业的时候,我在一边读书、写作,而不要去刷手机; 孩子背单词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读一读、背一背; 孩子去学习羽毛球,我也可以提前订好场地,和夫人一起打球,而不是坐在一边无聊的刷手机,傻傻的等着孩子下课; 孩子跑步、骑车的时候,也一起参与,跟着跑步; 和孩子一起看电影、吃薯片,即使这个片子自己已经看过了; 这些是我尽力去和孩子做的一些事,一起参与的过程,让我能够体会孩子面临的压力、挑战,能够对孩子多一分理解。 在生活中,我亲眼见过一些父母向孩子提出过高的要求,然后恼羞成怒对待孩子的样子,我自己也曾这样对待我的两个孩子。 这种时候,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把对待孩子「狠劲」用在自己身上,我能承受吗?那些高要求,我自己能做到吗? 你行?那你上!和孩子一起去做事、去学习。这样,会对孩子多一些尊重、理解。 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 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箴言 22:6

年轻人要不要学习投资理财?新韭妄言录

首先声明:目前,我是一棵成长中的韭菜。弱弱的说,韭菜,应该也是可以发表一点对理财、投资的想法吧。 2007 年,我刚进入职场工作 2 年。有段时间,和我关系很好的两位程序员朋友,在谈论所买的基金,我在一旁听着;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似乎不约而同的下了一个结论:基金风险挺高,一不小心就亏了很多。我在一旁听着,并且种下一个观念:基金不要碰。 进而,对于所有理财产品,都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从未有过理财操作,连简单的定期存款也没有做。一方面,我认为,薪资那点钱,没有理财的必要(做固定存款的收益少的可怜);另一方面,从意识上,我认为「买基金、炒股」不仅风险高,而且是属于「不务正业」,避而远之。我应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做设计和工作里面。 回头看,我过去的想法、做法,不能说绝对的错误,或者正确。但是,如果让我带着现在的认知,回到 2007 年,对于理财这件事,我会选择不一样的对待方式。 首先,作为职场刚刚起步、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将时间和精力,专注、投资于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工作能力,这绝对是正确的策略和选择。以我为例,2005 年我第一份工作的月薪是 3500(长沙),到 2015 年(上海),粗略计算,10 年翻了 10 倍以上。我厉害吗?不见得。薪资水平在行业里算是中等。但我想表明的是,职场年轻人的起点低、薪酬低(价格低),但是未来发展空间、价值提升空间巨大。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要你探索、确定职业方向,踏实工作,职场的前 10 年,投资回报率应该是非常高的。 那后 10 年,甚至更长时间呢?这是我要聊的另一方面。 现实的讲,绝大多数人的薪资的提升,是很容易到顶的。以设计师为例,一线城市,资深设计师的岗位,月薪 4 万以后(不算股票/期权),每年的薪资涨幅就很小了。况且,能拿到 4 万的设计师,其实也不多。那怎么破?这个话题太大,我自己也在困惑之中。但以最近一年的体会来讲,如果能给 2007 年的自己带个话,我会告诉他:去学习、练习理财。这或许是,能够在工作 10 年之后,带你进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条新路。 2007 年开始,我在理财这块,犯了两个错:一,只是听闻朋友谈论,并未切实了解、实践,就凭感觉做了一个论断:不要碰基金;二、认为薪资那点钱,谈不上需要理财。 十多年后,投资、理财的观念,慢慢地被身边一些信得过得朋友在更新。 生活中,有很多层面需要去管理:时间、健康、教育、职业、人际关系、财务…等等。这些层面的管理,应该是动态平衡的。也就是说,你可以在某一个阶段,有所侧重,但不可以完全忽略某个层面。财务的管理,当然是不可忽略的。无论你是在年轻、单身时,还是在成家之后。无论你有百万资产,还是每月只有千元薪资。 对于投资理财,我是一个新手。目前,正在学习、了解价值投资相关的知识。正在读的一本书是《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 虽然我是设计师,但我能从学习价值投资中,找到乐趣,有动力、有意愿去做这件事,这实在是幸运。刚上路,路还很长、很远。 再聊。 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书 6:10

开一个设计工作室,你需要了解的事情…

这是一篇我翻译的文章。 几乎所有的真正爱设计的设计师,都有开设一个设计工作室的梦想或者念头。去年,当我准备开始设计工作室的时候,我在网络上搜索先行者们的经验分享。其中,So, You’re Starting a Design Studio? 这篇文章,从动机、实操、注意事项等方面,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建议。有些建议,想必会让设计师们会心一笑。比如:前期不用太关心工作室网站。(估计很多设计师做工作室的第一步,就是设计名片和网站吧?) 文章的作者是 Eric Karjaluoto,他和朋友 20 年前开始运作设计工作室 smashLAB。征得 Eric 的同意后,我将文章翻译成中文,并且,在 Eric 每条建议下面,聊了聊我的一些感受。分享给每个抱有做一个设计工作的朋友们。我翻译拙劣,英文可以的设计师,建议直接阅读原文:So, You’re Starting a Design Studio? 嗯,你要开一个设计工作室吗? So, You’re Starting a Design Studio? – Eric Karjaluoto 有一天,一家新设计工作室内的老板向我寻求一些建议。我分享了一些想法,关于过去 17 年在运作 smashLAB 中哪些是凑效的、哪些是无用的。后来,我意识到,这些信息对于其他的人或许也是有用的。所以,我对谈话的要点进行梳理,发表了这篇博文。这里是我的一些建议,当你开始启动一个设计公司时,供你参考。当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观点,以下是我尽我所能的给出的最好建议: 01. 弄清楚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设计代理公司(design agency) 与设计工作室 (design studio) 看起来很相似,但实际上有很大的不同。在你从这两者中做选择之前,问问你自己想如何度过你的一天。设计代理公司,会要求你专注于销售与管理。如果你更喜欢动手做设计,设计工作室可能更适合你。另外,你可能想开发自己的产品。这些都是不错的追求。总之,选择一个适合你个性的方向很重要,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Diff 随感:对我而言,更倾向于工作室模式。想动手做具体设计,因为,有乐趣。 02. 积累一些现金流(开源) 从找一份稳定的活开始。最简单的方式之一,就是成为某个人的兼职设计师(具体做法可以看我这篇文章:How We Fixed Our Studio’s Cash-Flow […]

记念中学校长 – 杨东付

前些天教师节,在一片「老师您辛苦了」的感谢与祝福中,我想起了初中的校长 – 杨东付老师。 我的初中学校 – 蛟塘中学,离家三公里左右。七八年前,学校被拆迁,现已成为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跑道的一部分。物理上,学校已经被抹去了痕迹,我无法再实地感受什么。想起那段时光的时候,只能在脑中搜寻、拼凑一些人与事的场景。 杨东付老师,差不多在我初二的时候(1996年),调入担任校长。同时,他也是我的语文老师。2005 年 2 月末,课堂上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过世,年 41 岁。那一年,我大学四年级,即将毕业。而当我知道杨老师过世的消息,大约是四年后了。 推算起来,杨老师做校长时,应该是 32 岁,非常年轻。但在我的记忆中,杨老师始终是一种严肃、威严的存在,以至于被同学称为「杨东虎」(原谅福兰人的口音)。这是我第一次推算杨老师任职时的年龄,我惊讶于,32 岁的年轻人,怎么会那么的稳重、威严!有些时候,甚至是严厉、苛刻! 随着自己年岁渐长,关于杨老师的回忆,已如同陈旧的纸张,慢慢在破损、化尘,愈来愈模糊。但仍有三件事,化作感情,存在心中。 当时,我是语文课代表,因此,相比其他同学,我更多的被杨老师「关照」,有更高的要求。小时候,特别是中学时代,我性格是非常的胆小、懦弱、顺从的。每一次,面对杨老师的训斥、要求,在心惊胆颤、战战兢兢之余,如此性格的我,竟然能体会到一种关爱。记忆中的一个场景是,当我在作业本上写字难看的时候,杨老师的大手就拍打过来,十足的疼痛。疼在手上,记在心里,我的书写逐渐改善。看到自己的变化,我心里感激。一个人的求学路上,能经历多少课堂之外老师对学生的刻意训练呢? 初三末期,中考之前,学校组织了一次家长会。临近大考,气氛反倒变得轻松了。我爸单独向杨老师询问我的学业情况,估计也想侧面打探一下杨老师对我中考的一些判断。杨老师居然爽朗地拍着我爸肩旁说,你儿子没问题的,不用担心。听到这些话,一边呆着的我,虽面无表情,一副懵懂的样子,但内心是非常高兴,备受鼓舞。 好的老师,应该能够给学生,在感受、知识、观念上带来冲击和刺激。有一次,杨老师在语文课上教我们怎么朗诵。当他深情示范的时候,全班学生先是被震惊了,课文原来还能这么读,读得如此气势磅礴;接着,有些同学开始忍不住的哄笑,因为不习惯这种深情,觉得太做作。而我,第一次见识朗诵,开了眼界,也第一次体验口中的语言,原来也是美的艺术。 当时,杨老师读的那片文章是高尔基的《海燕》。开头是,「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这个开头句子,以及杨老师当天读这个句子的情绪、节奏,总是能被我记起,也总是去模仿那种深情、略「做作」的腔调。 以此文,记念杨老师。

宝妈生存指南:早上孩子上学,如何避免「鸡飞狗跳」?

对于妈妈来说,孩子上学后,有无数件值得去头疼的事情。但能称得上「鸡飞狗跳」的,应该只有早上送孩子上学这一件。 从孩子起床、穿衣、洗漱、吃饭、收拾书包、出门,这一系列连续的作业流程,必须在早上那短短的三四十分钟内准确完成。 然鹅,天真可爱的孩子,绝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他们总是会出点幺蛾子。 要么哼哼唧唧的闹着不想起床,要么衣服扣错了扣子还非得坚持自己重来一次,要么就是一个不小心整碗汤淋在胸前… 如果保险公司贩卖「孩子早起幺蛾子保险」,我想每个妈妈都会义无反顾的挪用奶粉钱去购买。 妈妈这个群体,早上的神经,是紧绷的。每天睁开眼睛,脑子中就有个钟表在「滴滴答答」,噢,不对,不是钟表,是「幺蛾子定时炸弹」。所以,妈妈们,早上发几次飙,是非常正常的。不然,就显得孩子们太早熟了。 但是,我作为丈夫,实在不喜欢大清早就活在沉重、充满火药味的家庭氛围中。岁月静好、爱是恒久忍耐、彼此相爱,哪去了?何况,有时候夫妻之间,在早晨这样的紧张中,闹几句嘴角,憋憋火气暖暖胃,是非常容易的事。 既然,看不下去了,我行,就我上吧。 告诉了孩子妈妈我的想法:周一、三、五早上,完全的由我来包办从孩子起床到上学的所有事情(我家两个孩子,女儿十岁,基本独立,儿子五岁,需要比较多的照顾、监督)。你起床后,就呆在房间里,绝对不要出来,绝对不要过来帮忙。你呆房间读圣经、灵修,或做其他任何事情,都随你。周二、四,换你包办所有,我呆房间。 孩子妈妈欣然接受。 上周试验了一周,效果非常好。早上,家里变得很清净,至少,我带孩子的那些天是这样 😄。当然,妈妈带孩子那几天也变得安静不少。我先分享一下,作为爸爸单独搞定孩子早上上学的时间、事项安排。文末,再聊点感想。 两个孩子的早餐 6:00 我起床、洗刷  6:10 准备早餐、早餐打包。主要是,面包或包子或面条 + 鸡蛋/牛排/牛肉/火腿/鸡肉 + 水果 + 牛奶。主食和肉类,都是提前准备好,早上蒸锅加热。水果临时处理。所以,大约 15 分钟就可以搞定。 6:35 叫两个孩子起床。5 分钟缓冲,6:40 起来; 6:40 孩子洗刷、穿衣服; 6:50 背书包出门。这里有一个前提,从小我就要求两个孩子每天晚上把书包整理好,第二天必须是背起书包就能出门。 7:00 – 7:30/35 开车上学(家校相距15公里)、孩子在车上吃早饭。 7:40 返回家。9:00 左右开始一天工作; 当时有这个「一方包办孩子上学」的想法,主要是想在周间给妻子协调出几个完整的清早时间,可以不被打扰的去读圣经灵修,同样,我也有一两天完整的早上时间。早上两个人同时去照顾孩子,除了人力资源重叠、浪费之外,还容易起冲突。其次,我想对自己做一个「压力测试」,看到底能不能扛得住「鸡飞狗跳」的状态。说实话,真的辛苦、紧张、有挑战。因此,对妻子也多了一分理解。 好了,宝妈粉丝们,现在知道怎么应对「鸡飞狗跳」的早上送娃上学的时间了吧?那就是让您老公来一起分担。想不想试试「单人包办」的方法呢?那赶紧把本文分享给您那位,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谈孩子的教育:使命、热情、知识

使命,这个词,在 2020 年夏末的时候,在我心里有一点被唤醒。这源自于 8 月份,参加了 4 个周六全天的宣教动员培训课程《国度课程》(一个基督教宣教的入门级培训)。 9 月初,开始阅读《优秀的绵羊》。大约一年前,孩子的校长 Ms C 在一次家长会上,极力推荐。这本书买回来后,一直被放在书架(成年人的精力实在是太分散了😄)。再次翻起来的时候,纸张竟然有些泛黄了。 作者,威廉.德雷谢维奇,在常春藤盟校呆了 24 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读本科&博士,并任职 5 年研究生导师,后在耶鲁大学任职 10 年。我想,以作者这样的背景,对美国的高等教育做一些观察与点评,应该是中肯的。 和身边一些朋友一样,我们有让孩子以后去美国学习的打算(如果孩子具备这个能力的话)。有这样的想法,并非我们了解美国的高校,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比较和认识。美国的教育,相比国内,总归是领先的,如果能有机会和条件,选择出国留学,大体不会错。 但在作者的观察之中,美国的高等教育(特别是名校教育),暴露出很多的问题。 名校如哈耶普(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学生们从本科入学,到毕业就业,从始至终处于高压竞争。高压竞争之下,学生们在学术、品格、兴趣、社交方面的发展,变得极度功利化、浮于表面。比如,花上短短一两天时间体验一个专业活动,就能说「对此专业有所涉猎」,在简历上记上一笔,增分填色。又比如,为了在社交中显得自己阅读广泛以及有谈资,读书只读首尾章节和书评。 一路过关斩将的名校学生,精英中的精英,已经将竞争、追逐,视为正常的生活状态。似乎,只有不断的通过竞争将他人碾压,一次次的证明自己,才能给这些名校学生/毕业生带来相应的安全感。为了竞争,不惜牺牲健康、友情、爱情、个性探索、兴趣发展、业余活动等等。 社会风气、竞争环境,将名校精英放在一个使劲往前冲的洪流之中,遗憾的是,很多人来不及去问:为什么要出发?为什么要一直往前冲?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热情所在。即便知道,也只能将其压在心底封存,因为聪明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最优选择」。去追寻自己热情、兴趣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这种忽略内心热情,追求世俗意义的成功,在精英们选择大学专业、选择就业方向时体现的更为直接。「明眼人」都会去选择「多金行业」,比如金融、咨询。而另外一些专业,如:牧师、作家、教师、考古学,甚至基础科学研究都很难被重视。金融、咨询,专业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整个社会的年轻人对此趋之若鹜,那应该是值得反思的。 精英们进入三十/四十岁的时候,尽管大多数人在世俗意义上是成功的,但依然会面临一个价值感缺失的问题。很多人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开始有些反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方向、生活方式?工作对应的价值感何在?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我认为,人到中年才思考「价值、方向」,并不算晚,更不能说是错误。但是,如果能在年轻时找到个人的使命、价值、热情所在,难道不更好吗?原本,这些应该是大学教育要帮助学生们去发现、探索的。而现在的大学教育,在这些至关重要的层面,已经完全丧失其大学教育的意义,即使在全球最顶尖的欧美名校。大学,几乎已沦为以世俗价值为导向的职业培训学校。 当然,作者也承认,好的方面是,最近一些年,美国的高校逐渐看到问题所在(比如:教授重科研、轻教学的问题),情况在慢慢改观。 世界上会有名校,但一定没有一所完美的学校。即便完美的大学不存在,但大学教育中的不完美,不应该被忽视。大学教育中的这些问题、弊端,大家几乎都能一眼察觉,大家都在谈论,但却很少有人能从潮流中脱身,原因是什么? 我想说,是信仰的缺失。 粗浅的认为,教育,有几个层次,由浅至深:知识、热情、使命。先聊最内核 – 使命。 使命 / MISSION 对我来说,很难聊「使命」这个词。因为,这个词的基督信仰色彩非常重。 使命,中文解释很贴切:出使的人,所领受应完成的任务;应尽的责任;指奉命办事的人。见《左传·昭公十六年》:“会朝之不敬,使命之不听,取陵于大国,罢民而无功,罪及而弗知,侨之耻也。” 使命,不是自己赋予自己任务。而是,从他处领受的一个任务、责任,奉命办事。往往,人只会从比自己更高、更正确、更完美的「地方」领受任务。 使命,不是为了成就自己的意愿、想法,而是为了成就那位比自己更高的、更完全的意志、意愿。 有谁比人更高、更正确、更完美呢?唯有上帝。 我 22 岁大学毕业,工作 15 年,在三十/四岁时,《优秀的绵羊》书中提到的「中年价值感缺失」,我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的。我的内心中,时常有一种空虚,时常去寻求意义感,时常自问「我的方向在哪里?」「什么是值得自己全情投入的事?」很遗憾的是,一直找不到。最近,我才略微明白为什么自己找不到使命。 因为,我一直在自己身上找使命,一直想要「自导自演」的给自己赋予意义、价值,我想要成就自己的意愿、私心。所以,这样「自导自演、自封为王」的使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连自己都无法说服。更不用说,用这样的使命去驱动自己的人生。 作为基督徒,使命,要回到信仰中,去思考上帝的意愿、心意,去领受从上帝赋予每个人的使命。 上帝的意愿是什么?整本圣经告诉我们:神对人的救赎、神国度的恢复。基督徒的使命,就是去实现上帝的意愿。每个人,所处的时代、民族不同,个人的天赋、恩赐、热情方向,也不一样。上帝没有规定背负使命的人必须做什么,没有给出任务细节,而是给出了「指南针」,明确使命的方向。 这次通过 8月份《国度课程》,对于使命的认识,我有了以上的更新。对于孩子的教育来说,特别是基于基督信仰的学校、家庭教育来说,帮助和引导孩子去认识、领受使命,让他们能够在青年时代找到一生的真正价值所在,是重要、宝贵的。而不是,人到中年依旧还在徘徊、迷惘,在哀叹、无力中度过一生。 热情 / Passion 完成从「上面」所赋予的使命,需要有一个途径。更直白的说,需要有一个专业才能。每个人的专业,不应该随便选择、跟随潮流选择,而是为了实现、完成使命,基于个人的兴趣、个性选择,是一个人的热情所在。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是不是有热情,是看得出来的,即便是个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