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信仰生活那么难?

为什么,不能像每顿按时吃饭那样的读圣经?我活着,的确不能单靠食物,食物满足肉体需要,圣经是灵魂粮食; 为什么,除了周日礼拜以外,还要每周晚上花一个半小时参加圣经一对一学习? 为什么,每年都要为圣诞节做很多准备?如果真的了解耶稣,深深的感受耶稣的爱,真的爱耶稣的话,为圣诞花时间,应该是甜蜜的才对啊,为什么现在对于我是个负担? 为什么,总是想做些事情去证明自己?或许,源于内心深处的自卑。而,这些,神不能给我吗? -- 说到底,我的价值观仍旧没有改变,仍旧依靠自己(依靠自己就是远离神)。 我很难想象,仰泳的人,手脚不划动,能够漂浮在水面上;我不能相信,水的浮力能托起我沉重的身躯;我没有信心; 对于神也是这样,我应该怎么交托? 我觉得内心中不自由。 -- 还有,工作为了什么?创业为了什么?追求更多的金钱为了什么?

为什么,不能像每顿按时吃饭那样的读圣经?我活着,的确不能单靠食物,食物满足肉体需要,圣经是灵魂粮食;

为什么,除了周日礼拜以外,还要每周晚上花一个半小时参加圣经一对一学习?

为什么,每年都要为圣诞节做很多准备?如果真的了解耶稣,深深的感受耶稣的爱,真的爱耶稣的话,为圣诞花时间,应该是甜蜜的才对啊,为什么现在对于我是个负担?

为什么,总是想做些事情去证明自己?或许,源于内心深处的自卑。而,这些,神不能给我吗?

--

说到底,我的价值观仍旧没有改变,仍旧依靠自己(依靠自己就是远离神)。

我很难想象,仰泳的人,手脚不划动,能够漂浮在水面上;我不能相信,水的浮力能托起我沉重的身躯;我没有信心;

对于神也是这样,我应该怎么交托?

我觉得内心中不自由。

--

还有,工作为了什么?创业为了什么?追求更多的金钱为了什么?

用户心态

越来越像美食家,品尝不同的产品,随意咀嚼后,做出一个“专业”的结论。世间美味的东西太多了,如果只是为了品尝本身,或者只是为了完成“品尝过这个”的目标,结果是,不经意间,我不再懂得享受本身。   instagram也好,read it later也好,path也好,一个一个的吃过去,但是真正在享受吗?真的是以普通人的心态在使用它吗?若时时刻刻以“评论家”的姿态去品尝,那我们离“用户”越来越远了,那句最常挂在设计师嘴边的“我认为用户是怎样怎样…”,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你真的,没站在用户的角度。   圣经说,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诚然如此。   懂得节制,何其可贵:)

越来越像美食家,品尝不同的产品,随意咀嚼后,做出一个“专业”的结论。世间美味的东西太多了,如果只是为了品尝本身,或者只是为了完成“品尝过这个”的目标,结果是,不经意间,我不再懂得享受本身。

 

instagram也好,read it later也好,path也好,一个一个的吃过去,但是真正在享受吗?真的是以普通人的心态在使用它吗?若时时刻刻以“评论家”的姿态去品尝,那我们离“用户”越来越远了,那句最常挂在设计师嘴边的“我认为用户是怎样怎样…”,已经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你真的,没站在用户的角度。

 

圣经说,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诚然如此。

 

懂得节制,何其可贵:)

Stamped

非常有意味的一段话: 我们正努力解决的问题是信息的噪音问题。尤其是现在,当你想在网上搜寻餐馆、书、电影或者音乐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实在太多了太杂了,很难从中找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来自70多个陌生人的3星级打分意味着什么呢?是说这个东西好呢还是不好呢?他们的意见值得信任吗?他们是谁?如果你曾有过这些疑问,说明你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当前的那些评论打分网站的弱点。   降低信息噪音,如何让信息更有效,Google从依赖算法到+1,google+的尝试,facebook的SNS推荐,都是在试图把这个事情做的更好,包括Twitter。   这也是我这些年来感同身受并一直思考的问题。前几年被Google Reader 1000+的信息淹没,接着是汹涌的开心网、豆瓣好友feed,现在是新浪微博。每一天的生活,需要这么多信息吗?或者说,离开这些信息,会死去吗? 信息泛滥迎合了人性的“贪婪”,然而,始终是要回归“本真”,回归生活的本身。信息本该为人服务,而不是去奴役、捆绑人。   如何让信息更少、更有效,值得设计师们去思考。   另外,Stamped的用户最开始的时候会获得100个“印章”来评论,当他们的朋友关注到他们的推荐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增加印章。这是一个不错的用户活跃机制设计。

非常有意味的一段话:

我们正努力解决的问题是信息的噪音问题。尤其是现在,当你想在网上搜寻餐馆、书、电影或者音乐的时候,得到的结果实在太多了太杂了,很难从中找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来自70多个陌生人的3星级打分意味着什么呢?是说这个东西好呢还是不好呢?他们的意见值得信任吗?他们是谁?如果你曾有过这些疑问,说明你已经深刻体会到了当前的那些评论打分网站的弱点。

 

降低信息噪音,如何让信息更有效,Google从依赖算法到+1,google+的尝试,facebook的SNS推荐,都是在试图把这个事情做的更好,包括Twitter。

 

这也是我这些年来感同身受并一直思考的问题。前几年被Google Reader 1000+的信息淹没,接着是汹涌的开心网、豆瓣好友feed,现在是新浪微博。每一天的生活,需要这么多信息吗?或者说,离开这些信息,会死去吗?

信息泛滥迎合了人性的“贪婪”,然而,始终是要回归“本真”,回归生活的本身。信息本该为人服务,而不是去奴役、捆绑人。

 

如何让信息更少、更有效,值得设计师们去思考。

 

另外,Stamped的用户最开始的时候会获得100个“印章”来评论,当他们的朋友关注到他们的推荐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增加印章。这是一个不错的用户活跃机制设计。

神的恩典-鼻子

众所周知,鼻炎仍然是医学界目前无法解决的一个顽症。 而我,就是一个深受鼻炎痛苦的人,包括每天凌晨一点左右总是被喷嚏或流鼻涕弄醒。这样的情况,已经有一年多了,冬节情况更加严重。 想象一下,每天都是这样的情况;再想象一下,接下来几十年,都要如此生活。我有些绝望了,直至一天晚上,我发出长长的、自暴自弃的怒吼“为什么是这样?!!!”。   然而,我是基督徒啊,我所信靠的神,是起初创造天地的神啊,是唯一的神啊;耶稣不是有权柄吗?他不是死而复活吗?想到这些,昨晚睡前,我简单的祷告了,求耶稣保护我的鼻子,我的睡眠。 半夜的时候,鼻子好几次有痒痒的感觉,几乎都要打喷嚏了,这样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我呼叫“耶稣,耶稣”。 早晨醒了,直至现在,我都没有流鼻涕,没有打喷嚏。 我要感谢神。   我不知道今晚、明天的情况会怎么样,但今天,我真的感谢神。 当然,我真的是一个容易忘记神的恩典的人,所以,我写下来,以免忘记。

众所周知,鼻炎仍然是医学界目前无法解决的一个顽症。

而我,就是一个深受鼻炎痛苦的人,包括每天凌晨一点左右总是被喷嚏或流鼻涕弄醒。这样的情况,已经有一年多了,冬节情况更加严重。

想象一下,每天都是这样的情况;再想象一下,接下来几十年,都要如此生活。我有些绝望了,直至一天晚上,我发出长长的、自暴自弃的怒吼“为什么是这样?!!!”。

 

然而,我是基督徒啊,我所信靠的神,是起初创造天地的神啊,是唯一的神啊;耶稣不是有权柄吗?他不是死而复活吗?想到这些,昨晚睡前,我简单的祷告了,求耶稣保护我的鼻子,我的睡眠。

半夜的时候,鼻子好几次有痒痒的感觉,几乎都要打喷嚏了,这样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我呼叫“耶稣,耶稣”。

早晨醒了,直至现在,我都没有流鼻涕,没有打喷嚏。

我要感谢神。

 

我不知道今晚、明天的情况会怎么样,但今天,我真的感谢神。

当然,我真的是一个容易忘记神的恩典的人,所以,我写下来,以免忘记。

Code Sign error: Provisioning profile XXXX can’t be found解决方法

最近通过Xcode在真机上测试App,因为新增了device,所以需要更新provision。删除旧的provision,下载新的provision,安装后,报错: Code Sign error: Provisioning profile XXXX can’t be found google找到一个方法,但是苦于下载文本编辑器速度太慢,所以,自己找了这个方法,奏效,如下: 去project里面,Build Settings,点击 code signing indentity选项,点“other…”,将编辑框中老的provision identifier(一串编号)改成新的就可以。 注明:provision identifier可以在organizer中找到。  

最近通过Xcode在真机上测试App,因为新增了device,所以需要更新provision。删除旧的provision,下载新的provision,安装后,报错:

Code Sign error: Provisioning profile XXXX can’t be found

google找到一个方法,但是苦于下载文本编辑器速度太慢,所以,自己找了这个方法,奏效,如下:

去project里面,Build Settings,点击 code signing indentity选项,点“other…”,将编辑框中老的provision identifier(一串编号)改成新的就可以。

注明:provision identifier可以在organizer中找到。

 

设计视角

先翻出一个老段子: 某大型企业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出现了bug:常有盒子没装香皂。企业于是重金聘请了一个博士后,耗费上百万后成功解决。有空皂盒时,机械手自动检测并拣走。某乡镇企业买了同一生产线,遇到同样问题,老板花了90块钱买了一个大功率风扇猛吹,空皂盒都被吹走了。   目前,在项目里,正遇到同样的问题。按“常规设计思路”,似乎“合情合理且滴水不漏”,但是于系统,于用户,显得复杂。我需要:简单、直接、有效。 尝试走另一条路。   设计方法重要;独特的设计视角,更可贵。

先翻出一个老段子:

某大型企业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出现了bug:常有盒子没装香皂。企业于是重金聘请了一个博士后,耗费上百万后成功解决。有空皂盒时,机械手自动检测并拣走。某乡镇企业买了同一生产线,遇到同样问题,老板花了90块钱买了一个大功率风扇猛吹,空皂盒都被吹走了。

 

目前,在项目里,正遇到同样的问题。按“常规设计思路”,似乎“合情合理且滴水不漏”,但是于系统,于用户,显得复杂。我需要:简单、直接、有效。

尝试走另一条路。

 

设计方法重要;独特的设计视角,更可贵。

乐观态度

担心脖子后面一颗痣是否会出现恶化的情况,去了一趟医院。 每次在医院里,我的心就出奇的平静。 所有的人都在乎自己的肉体生命。(有多少人会在乎自己属灵的生命?) 来看病的人,非常多。医生俨然成了小商贩了。 当然,我要说的不是这些。   抽血后,护士告诉我一个小时去机器上“自助取化验报告”。 门口有一台机子。   等待的时间,我感慨科技带来的变化。 本来需要大量人工去做的事情,现在可以通过机器,分散劳动,降低成本了。 同时,想到,科技推动的过程一定非常艰辛。 当初,一定有人说,“化验单怎么可能通过机器自助打印呢?几百年来,都是我们双手在做的呀?” 同样,若干年后,一定也有人说,“普通人怎么可以给自己抽血、检验、开药呢?这些都是专业医生做的呀!” 想想,电、电话、打印机、电脑,手机是怎么进入普通大众的生活的? 想到一句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消极、懦弱的人那里,只有困难、借口; 积极、乐观、勇敢的人那里,机会、尝试、挑战与他们同在。 回首过往,包括在阿里云的经历,我承认,自己是前者。 需要改变。

担心脖子后面一颗痣是否会出现恶化的情况,去了一趟医院。

每次在医院里,我的心就出奇的平静。

所有的人都在乎自己的肉体生命。(有多少人会在乎自己属灵的生命?)

来看病的人,非常多。医生俨然成了小商贩了。

当然,我要说的不是这些。

 

抽血后,护士告诉我一个小时去机器上“自助取化验报告”。

门口有一台机子。

 

等待的时间,我感慨科技带来的变化。

本来需要大量人工去做的事情,现在可以通过机器,分散劳动,降低成本了。

同时,想到,科技推动的过程一定非常艰辛。

当初,一定有人说,“化验单怎么可能通过机器自助打印呢?几百年来,都是我们双手在做的呀?”

同样,若干年后,一定也有人说,“普通人怎么可以给自己抽血、检验、开药呢?这些都是专业医生做的呀!”

想想,电、电话、打印机、电脑,手机是怎么进入普通大众的生活的?

想到一句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消极、懦弱的人那里,只有困难、借口;

积极、乐观、勇敢的人那里,机会、尝试、挑战与他们同在。

回首过往,包括在阿里云的经历,我承认,自己是前者。

需要改变。

近照

很久没有抛头露面了。为了准备一份团队成员介绍,特地把400D拿来给大家拍照。花了满多的心思在版式设计上,刚好将最近在读的《版式设计》一些理论用上。(推荐对版式设计感兴趣的设计师看看)   这个团队不知道能走多远,但至少,我在的一天,一定要把设计做在公司的方方面面,让伙伴们感受到设计的氛围。所以,即算是一份成员介绍,换从前,可能“该有的都有”就可以了,而现在,我要做出色。如果有幸做成一家公司,我希望是真正以设计驱动的公司。光喊口号没用,得实实在在的去做,至少,得通过一些行为、细节让伙伴们感受到设计。   这不,今天身为软件工程师的侯爷就说“这样做简历,上档次多了”。   成就感在此。

很久没有抛头露面了。为了准备一份团队成员介绍,特地把400D拿来给大家拍照。花了满多的心思在版式设计上,刚好将最近在读的《版式设计》一些理论用上。(推荐对版式设计感兴趣的设计师看看)

 

这个团队不知道能走多远,但至少,我在的一天,一定要把设计做在公司的方方面面,让伙伴们感受到设计的氛围。所以,即算是一份成员介绍,换从前,可能“该有的都有”就可以了,而现在,我要做出色。如果有幸做成一家公司,我希望是真正以设计驱动的公司。光喊口号没用,得实实在在的去做,至少,得通过一些行为、细节让伙伴们感受到设计。

 

这不,今天身为软件工程师的侯爷就说“这样做简历,上档次多了”。

 

成就感在此。

幸福感

早晨,七点,浙大球场,有雾。 半个小时篮球时间过去,偌大的球场,几乎让我独自享用。雾气不能抵挡太阳的光芒,尽管蒙蒙的天空上只有一个微小的白点,但让人十分清楚,那里是太阳。 运动带来身体的舒展,深深的呼吸,多么新鲜的空气。奔跑上篮的瞬间,忽然感觉到一种幸福,不由得心里特别的喜乐。那一小会,我十分满足于现在的生活,这样的满足完全不是来自物质或外界,来自于被上帝所保障,保护的感觉。尽管物质不多,而我完全无需担心。 前两天,周五与周六在上海参加赞美与敬拜的学习,收获很多,成为一个敬拜者,是一生之久的。  

早晨,七点,浙大球场,有雾。

半个小时篮球时间过去,偌大的球场,几乎让我独自享用。雾气不能抵挡太阳的光芒,尽管蒙蒙的天空上只有一个微小的白点,但让人十分清楚,那里是太阳。

运动带来身体的舒展,深深的呼吸,多么新鲜的空气。奔跑上篮的瞬间,忽然感觉到一种幸福,不由得心里特别的喜乐。那一小会,我十分满足于现在的生活,这样的满足完全不是来自物质或外界,来自于被上帝所保障,保护的感觉。尽管物质不多,而我完全无需担心。

前两天,周五与周六在上海参加赞美与敬拜的学习,收获很多,成为一个敬拜者,是一生之久的。

 

归感谢给神

昨天给投资人的演示非常的顺利,他表示“98%”的满意。 我当然很高兴。 回去的路上,仍然有些兴奋,脑中闪过:这需要感谢神么? 我前两天的确为这件事情祷告。 一路上,我开始与自己对话。 一直以来,我是一个“事前祷告,事情成就后”却不易归感谢予神,甚至否认神的作为的人。 当然,没有我的感谢,上帝依旧是上帝。 如果不是神的作为,那么我为什么要去祷告? 自我安慰,自我鼓励吗? 我相信世界是神所创造,神创造了独立无二的我,他爱我(虽然仍旧有些停留在对圣经的理论认识上), 现实工作,我做好,做歹,无论怎样,我相信神供应我,保障我,给我安全, 所以,我完全没有必要去担心事情的结果,成败,尽力去做好了。 神愿意我们享受生活,管理世界,这个是圣经的教导。 现在,事情进展不错,难道我就否认神的作为,认为好的结果是出于自己,或是出于偶然吗? 以前,我的确会这么做,一再的否认。 神的确不缺我的感谢,但我是他的儿子, 这位非常有能力的父亲,告诉儿子说,你尽管去做,无需担心,不论结果怎样,我都是你的保障。 儿子没有后顾之忧的施展能力,事情有进展了。不感谢父亲,父亲也不会计较什么,如果向父亲表达感谢,父亲一定会很高兴吧,一定会有成就感。 至少,现在我有女儿,所以我能感觉收到女儿的“谢谢”,是非常美妙的。 况且,我承认,所有的灵感,都是来自神。 所以,我感谢上帝,我非常愿意经历更多的恩典。

昨天给投资人的演示非常的顺利,他表示“98%”的满意。

我当然很高兴。

回去的路上,仍然有些兴奋,脑中闪过:这需要感谢神么?

我前两天的确为这件事情祷告。

一路上,我开始与自己对话。

一直以来,我是一个“事前祷告,事情成就后”却不易归感谢予神,甚至否认神的作为的人。

当然,没有我的感谢,上帝依旧是上帝。

如果不是神的作为,那么我为什么要去祷告?

自我安慰,自我鼓励吗?

我相信世界是神所创造,神创造了独立无二的我,他爱我(虽然仍旧有些停留在对圣经的理论认识上),

现实工作,我做好,做歹,无论怎样,我相信神供应我,保障我,给我安全,

所以,我完全没有必要去担心事情的结果,成败,尽力去做好了。

神愿意我们享受生活,管理世界,这个是圣经的教导。

现在,事情进展不错,难道我就否认神的作为,认为好的结果是出于自己,或是出于偶然吗?

以前,我的确会这么做,一再的否认。

神的确不缺我的感谢,但我是他的儿子,

这位非常有能力的父亲,告诉儿子说,你尽管去做,无需担心,不论结果怎样,我都是你的保障。

儿子没有后顾之忧的施展能力,事情有进展了。不感谢父亲,父亲也不会计较什么,如果向父亲表达感谢,父亲一定会很高兴吧,一定会有成就感。

至少,现在我有女儿,所以我能感觉收到女儿的“谢谢”,是非常美妙的。

况且,我承认,所有的灵感,都是来自神。

所以,我感谢上帝,我非常愿意经历更多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