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父母将用在孩子身上的「狠劲」,用在自己身上…

家里有两个孩子,女儿十岁,儿子五岁。在孩子教育、管教方面,作为爸爸,我还是有比较多的参与。

正是长期有一线「工作」的经验,慢慢的,我有一些观察,有些感慨:孩子真是太不容易了,作为父母,向孩子提出的那些要求,扪心自问,我自己能做到吗?

诚实的回答:我做不到。

这些要求,有些是学习能力方面的。比如:

  • 这篇古诗,你背诵了这么久,还是不会?
  • 这几个单词,怎么还记不住?
  • 这么简单的加法,别人一说就懂,你怎么就…
  • 弹琴认真点,手势怎么老改不过来…

也有一些,是生活习惯的要求,比如:

  • 和你说了,少看手机,怎么总是在看?
  • 别总这么无聊、总是玩乐,去读读书…
  • 要管理好你的时间,到了什么时间,就做什么事…
  • 关掉电视。马上过来吃饭,马上。
  • 好了,薯片不要吃了。收起来,马上。
  • 放学后,每天跑 1000 米再回家…每天跳绳 1000 个…

这些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作为成人,我们自己能够管理好自己的时间吗?我们能控制好不去刷手机吗?你能在十分钟内背诵一首新唐诗吗?看美剧看电影正起劲的时候,你能关掉屏幕,马上去吃饭吗?注意是:马上!你身上的肥肉一圈接一圈,你能要求自己每天去跑1000米吗?

其实,我们没几个能做到。那作为父母,凭什么将这股子「狠劲」,用在孩子身上呢?

标准答案是:爱孩子。

我想,父母一定是有爱的。但是,除了爱,还缺少了一样东西:尊重。《圣经》歌罗西书 3:21 说: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

为什么没有尊重?因为,没有把孩子看成独立的个体、独立的人。潜意识里,把孩子看成自己的附属。因为是附属,所以,父母可以去支配孩子。试问,你可以用对待孩子那样「严于利人,宽于待己」的标准、大呼小叫的态度,去对待任何一个独立的人吗?比如说,职场的同事。不能。

从小到大,我属于天赋、资历平平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会比别人慢一拍。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因为分不清楚「味」和「喂」的区别,被父亲嘲笑。这种心理打击,其实会记得一辈子(当然,我心底原谅我爸了)。因为受过伤,知道作为一个孩子受伤的感受,所以,面对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我有同理心。孩子慢一点的时候,我没有那么着急。

除了有一些对孩子的理解之外,我也在尝试和孩子一起做事,同甘共苦。

  • 晚上孩子做作业的时候,我在一边读书、写作,而不要去刷手机;
  • 孩子背单词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读一读、背一背;
  • 孩子去学习羽毛球,我也可以提前订好场地,和夫人一起打球,而不是坐在一边无聊的刷手机,傻傻的等着孩子下课;
  • 孩子跑步、骑车的时候,也一起参与,跟着跑步;
  • 和孩子一起看电影、吃薯片,即使这个片子自己已经看过了;

这些是我尽力去和孩子做的一些事,一起参与的过程,让我能够体会孩子面临的压力、挑战,能够对孩子多一分理解。

在生活中,我亲眼见过一些父母向孩子提出过高的要求,然后恼羞成怒对待孩子的样子,我自己也曾这样对待我的两个孩子。

这种时候,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把对待孩子「狠劲」用在自己身上,我能承受吗?那些高要求,我自己能做到吗?

你行?那你上!和孩子一起去做事、去学习。这样,会对孩子多一些尊重、理解。


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 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箴言 22:6

年轻人要不要学习投资理财?新韭妄言录

首先声明:目前,我是一棵成长中的韭菜。弱弱的说,韭菜,应该也是可以发表一点对理财、投资的想法吧。

2007 年,我刚进入职场工作 2 年。有段时间,和我关系很好的两位程序员朋友,在谈论所买的基金,我在一旁听着;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似乎不约而同的下了一个结论:基金风险挺高,一不小心就亏了很多。我在一旁听着,并且种下一个观念:基金不要碰。

进而,对于所有理财产品,都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从未有过理财操作,连简单的定期存款也没有做。一方面,我认为,薪资那点钱,没有理财的必要(做固定存款的收益少的可怜);另一方面,从意识上,我认为「买基金、炒股」不仅风险高,而且是属于「不务正业」,避而远之。我应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做设计和工作里面。

回头看,我过去的想法、做法,不能说绝对的错误,或者正确。但是,如果让我带着现在的认知,回到 2007 年,对于理财这件事,我会选择不一样的对待方式。

首先,作为职场刚刚起步、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将时间和精力,专注、投资于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工作能力,这绝对是正确的策略和选择。以我为例,2005 年我第一份工作的月薪是 3500(长沙),到 2015 年(上海),粗略计算,10 年翻了 10 倍以上。我厉害吗?不见得。薪资水平在行业里算是中等。但我想表明的是,职场年轻人的起点低、薪酬低(价格低),但是未来发展空间、价值提升空间巨大。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要你探索、确定职业方向,踏实工作,职场的前 10 年,投资回报率应该是非常高的。

那后 10 年,甚至更长时间呢?这是我要聊的另一方面。

现实的讲,绝大多数人的薪资的提升,是很容易到顶的。以设计师为例,一线城市,资深设计师的岗位,月薪 4 万以后(不算股票/期权),每年的薪资涨幅就很小了。况且,能拿到 4 万的设计师,其实也不多。那怎么破?这个话题太大,我自己也在困惑之中。但以最近一年的体会来讲,如果能给 2007 年的自己带个话,我会告诉他:去学习、练习理财。这或许是,能够在工作 10 年之后,带你进入「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一条新路。

2007 年开始,我在理财这块,犯了两个错:一,只是听闻朋友谈论,并未切实了解、实践,就凭感觉做了一个论断:不要碰基金;二、认为薪资那点钱,谈不上需要理财。

十多年后,投资、理财的观念,慢慢地被身边一些信得过得朋友在更新。

生活中,有很多层面需要去管理:时间、健康、教育、职业、人际关系、财务…等等。这些层面的管理,应该是动态平衡的。也就是说,你可以在某一个阶段,有所侧重,但不可以完全忽略某个层面。财务的管理,当然是不可忽略的。无论你是在年轻、单身时,还是在成家之后。无论你有百万资产,还是每月只有千元薪资。

对于投资理财,我是一个新手。目前,正在学习、了解价值投资相关的知识。正在读的一本书是《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

虽然我是设计师,但我能从学习价值投资中,找到乐趣,有动力、有意愿去做这件事,这实在是幸运。刚上路,路还很长、很远。

再聊。


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
提摩太前书 6:10

开一个设计工作室,你需要了解的事情…

这是一篇我翻译的文章。

几乎所有的真正爱设计的设计师,都有开设一个设计工作室的梦想或者念头。去年,当我准备开始设计工作室的时候,我在网络上搜索先行者们的经验分享。其中,So, You’re Starting a Design Studio? 这篇文章,从动机、实操、注意事项等方面,给出了简明扼要的建议。有些建议,想必会让设计师们会心一笑。比如:前期不用太关心工作室网站。(估计很多设计师做工作室的第一步,就是设计名片和网站吧?)

文章的作者是 Eric Karjaluoto,他和朋友 20 年前开始运作设计工作室 smashLAB。征得 Eric 的同意后,我将文章翻译成中文,并且,在 Eric 每条建议下面,聊了聊我的一些感受。分享给每个抱有做一个设计工作的朋友们。我翻译拙劣,英文可以的设计师,建议直接阅读原文:So, You’re Starting a Design Studio?


嗯,你要开一个设计工作室吗?

So, You’re Starting a Design Studio? – Eric Karjaluoto

有一天,一家新设计工作室内的老板向我寻求一些建议。我分享了一些想法,关于过去 17 年在运作 smashLAB 中哪些是凑效的、哪些是无用的。后来,我意识到,这些信息对于其他的人或许也是有用的。所以,我对谈话的要点进行梳理,发表了这篇博文。
这里是我的一些建议,当你开始启动一个设计公司时,供你参考。当然,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观点,以下是我尽我所能的给出的最好建议:

01. 弄清楚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设计代理公司(design agency) 与设计工作室 (design studio) 看起来很相似,但实际上有很大的不同。在你从这两者中做选择之前,问问你自己想如何度过你的一天。设计代理公司,会要求你专注于销售与管理。如果你更喜欢动手做设计,设计工作室可能更适合你。另外,你可能想开发自己的产品。这些都是不错的追求。总之,选择一个适合你个性的方向很重要,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Diff 随感:对我而言,更倾向于工作室模式。想动手做具体设计,因为,有乐趣。

02. 积累一些现金流(开源)

从找一份稳定的活开始。最简单的方式之一,就是成为某个人的兼职设计师(具体做法可以看我这篇文章:How We Fixed Our Studio’s Cash-Flow Problem – Eric Karjaluoto 。这么做,压力相对比较小。事实上,如果你要从一份正式的工作离开,你可以考虑向这家公司提议兼职的设计服务。这样的方式进行过渡,会轻松一些。一旦你有了收入进来,你会感觉轻松些,并且,你的工作室也会更稳定。

Diff 随感:理性一点,别说辞就辞。未来,如果你想做设计工作室,那就从现在开始积累资本、资源,去认识不同行业的人。别总宅着做设计。

03. 保持低开销(节流)

减少经济压力最简单的方法,不是赚得更多,而是更少的花钱。不要租办公室,这既费钱,又没有必要。在家工作,可以节省房租、通勤、家具等其他费用。更重要的是,除非绝对有必要,否则千万不要雇人。你会发现,薪资开销让你破产的速度,会超过你的想象。相反,去找到合适的人一起合伙、合作。这样的方式,更有趣,更好管理,并且,对你来说更灵活。

Diff 随感:或许,你开的第一个公司/设计工作室,就是为了玩票、为了找到一种身份感、新鲜感。但还是务实点。节约不是坏事。况且,如果你的工作室地理位置、装修不是足够的好,根本没有必要和客户提及。

04. 购买好的工具(就买一次)

当你开始一项设计业务时,你其实不需要很多东西。也就是说,真正的必需品只有几件(比如:椅子、电脑、桌子)有些东西,比如说桌子,你可以买个便宜的。但是,在某些方面,我建议你多花点钱。一把基本款的 Aeron 椅子,对于长时间工作来说,非常好用;并且,它很保值。同样的,一台好的笔记本电脑可以让你随时随地的工作。这些物品,你不需要购买顶级的,但是,我想你绝不会后悔买了实用称心的工具。

Diff 随感:Aeron 的椅子,还是满推荐的,我在开始在家自由职业后,就买了一把,简单的评测在此。买东西要少,但要买好点的,价格让你有点点心痛就对了。

05. 务实于业务,别空谈

设计工作室,不是一个流水线装配业务。因此,应用在某个项目中的方法,不一定适用于其他项目。在我们的设计工作室初期,有人告诉我「关注业务扩张,而不是眼前的设计事务」。这相当说,我们应当创建一套作业流程和规范的系统,然后,我们就可以把设计工作交给其他人。遵循那个建议,让我们过早的做了很多事情。系统很好,但对于小型的设计工作而言,你应该把精力集中在做好设计工作、确保确定的现金流,而不是想着如何把你的工作室变成一个加盟店。

Diff 随感:这条,不是太认同。我觉得,既要务实做事,也要跳出事情,看看发展方向、行业趋势。俗话叫:既要低头拉车,也要抬头看路。

05. 不要在意你的网站

设计师往往会高估自己网站的价值,并且沉迷于去改进网站的不足。然而,大多数的客户,并不知道细微细节的差别,甚至不关心这些。有一个简单的网页,上面有一些关于你工作室的信息、一些服务客服的 Logo,就足够了。

Diff 随感:这一条,真说到心里去了。哪个设计师,不是先想着弄个工作室网站呢?其实呢,根本没啥访问量。另外,哪个老派互联网创业者,不是先从买个域名开始呢?当然,很多人其实是没有「然后」的.. 网站不重要,流量重要。

06. 绕过所有的自我推销

似乎,自我推销,对于运作工作室是有用的,但是,这非常容易用力过度。这是一个常见的陷阱,让你的自我与自己对立。如果你喜欢写作,那就去写;如果你想认识一些不错的人,就在一些会议上发言吧,但不要把两者都当成保持工作室健康的一种方式。另外,拿设计奖项所带来的收益其实更低,为拿奖项投入的时间花费、奖项报名费方面,都很昂贵。我建议完全避免以上这些自我推销的方式。我认为,一定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找新的业务。

Diff 随感:这条,也不太完全认同。当然,对于工作室来说,人少,精力有限,的确需要衡量投入产出比。

07. 吃午餐

这是我能与你分享的最好的一条商业建议:与人交往。一起午餐,是保持联络、巩固友谊的好方法。对于我们工作室来说,我们只是和过往或者潜在的客户坐在一起,吃吃汉堡和炸薯条,就偶然发现了更多的合作机会(通常机会还不错)。

Diff 随感:之前参加了上海池木设计工作室的一次交流,老板 Victor 坦言,他每个月都会刻意的参加一些非设计行业的活动,会刻意的去认识新朋友,吃饭交流等。现实是,大部分的设计师,是内敛的。如果以后你真要自己单干,这方面势必要突破。

08. 关注你带给客户的结果。而不是,你的作品。

每一次,你的注意力被分散,你的工作会变得更困难。在 smashLAB 早起,我希望我们:作出好的设计,让我们的客户满意;保持良好的财务状况;以创新的方式推动媒介发展;获得设计奖项;虽然,所有这些都可能达到,但这些期望、精力投入会重叠并产生冲突。因此,我敦促你专注于让你的客户开心、满意。如果,你能做好这一件事,你会过得很多,而且,其他所有事情,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

Diff 随感:有哪个设计师不想产出好的作品呢?但很可惜,很多时候,都过于在意作品本身了。让客户成功、让客户满意,真是一个实在、精辟的建议。

09. 做一个业余项目 (side project)

让客户满意,有时候意味着要做出设计上的改变、妥协,这可能会让你对自己的设计作品不满意。最坏的情况是,你甚至都不愿意对外展示这个作品,因为它实在是太蠢笨、糟糕。有一个完全自主、由你说了算的个人项目或者副业,这会减少、调和你在设计工作由于「让客户满意」带来的不适感。不管是 App,资源库,或者其他任何事情,选择一个你自己的业余项目,安排出一些特定的时间,好好的享受。

Diff 随感:非常认同。在管理设计团队时,我也是这么建议设计师的。商业设计之外,需要有一个地方,充分的释放你的创造力。我的方式是这样的。

10. 容易被聘请

我有一个朋友,很聪明,能力也不错,但他找不到稳定的设计工作。我的直觉是,没有人聘请他,是因为他把聘请、合作的过程,弄得太困难。他常抱怨客户的的人力资源软件,他质疑客户的利益是否合法。别像他这个样子。让客户能够更容易、轻松的试用你的设计、服务,看看你是如何工作的,让你的客户对此感到舒适。如果你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做到这一点,我建议你阅读这篇文章:How We Fixed Our Studio’s Cash-Flow Problem – Eric Karjaluoto

Diff 随感:谦卑一些,好说话一些,当然,也需要原则、界限、技巧。设计师,大体来说,都太傲娇了。

11. 享受过程

我总是匆匆忙忙,因此,我错过了一些美好的时光。最近,我找到了一些方法来度过时光,并获得更多的乐趣。经营一个设计工作室,需要投入时间精力,但是,它不必紧张得像一场竞赛。相反的,好好地计划、组织、安排你的设计事业,它会帮助你过上你想要的生活。
诚然,以上这些清单,仍然不完整。日后,我有新的想法,会补充进来。如果你有相关问题,我很乐意的回答。

Diff 随感:我一开始做自由职业,虽然没有太大压力,但仍然是紧张,甚至是焦虑的。这种情绪,并不是因为相对全职工作收入顿减造成的,而是因为,自己在过一种「非正常态」的生活方式带来的,担心自己脱离行业、趋势。现在缓和一些了,有点享受的感觉了 :)


感谢 Eric Karjaluoto 的文章~ 在他的个人网站的介绍里,有一个「正在做…」「我不做…」的清单,非常有态度、有意思。去看看吧。

记念中学校长 – 杨东付

绘画《杨校长》。杨校长、毛毛的手、热水瓶、高尔基的海燕

前些天教师节,在一片「老师您辛苦了」的感谢与祝福中,我想起了初中的校长 – 杨东付老师。

我的初中学校 – 蛟塘中学,离家三公里左右。七八年前,学校被拆迁,现已成为长沙黄花国际机场跑道的一部分。物理上,学校已经被抹去了痕迹,我无法再实地感受什么。想起那段时光的时候,只能在脑中搜寻、拼凑一些人与事的场景。

杨东付老师,差不多在我初二的时候(1996年),调入担任校长。同时,他也是我的语文老师。2005 年 2 月末,课堂上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过世,年 41 岁。那一年,我大学四年级,即将毕业。而当我知道杨老师过世的消息,大约是四年后了。

推算起来,杨老师做校长时,应该是 32 岁,非常年轻。但在我的记忆中,杨老师始终是一种严肃、威严的存在,以至于被同学称为「杨东虎」(原谅福兰人的口音)。这是我第一次推算杨老师任职时的年龄,我惊讶于,32 岁的年轻人,怎么会那么的稳重、威严!有些时候,甚至是严厉、苛刻!

随着自己年岁渐长,关于杨老师的回忆,已如同陈旧的纸张,慢慢在破损、化尘,愈来愈模糊。但仍有三件事,化作感情,存在心中。

当时,我是语文课代表,因此,相比其他同学,我更多的被杨老师「关照」,有更高的要求。小时候,特别是中学时代,我性格是非常的胆小、懦弱、顺从的。每一次,面对杨老师的训斥、要求,在心惊胆颤、战战兢兢之余,如此性格的我,竟然能体会到一种关爱。记忆中的一个场景是,当我在作业本上写字难看的时候,杨老师的大手就拍打过来,十足的疼痛。疼在手上,记在心里,我的书写逐渐改善。看到自己的变化,我心里感激。一个人的求学路上,能经历多少课堂之外老师对学生的刻意训练呢?

初三末期,中考之前,学校组织了一次家长会。临近大考,气氛反倒变得轻松了。我爸单独向杨老师询问我的学业情况,估计也想侧面打探一下杨老师对我中考的一些判断。杨老师居然爽朗地拍着我爸肩旁说,你儿子没问题的,不用担心。听到这些话,一边呆着的我,虽面无表情,一副懵懂的样子,但内心是非常高兴,备受鼓舞。

好的老师,应该能够给学生,在感受、知识、观念上带来冲击和刺激。有一次,杨老师在语文课上教我们怎么朗诵。当他深情示范的时候,全班学生先是被震惊了,课文原来还能这么读,读得如此气势磅礴;接着,有些同学开始忍不住的哄笑,因为不习惯这种深情,觉得太做作。而我,第一次见识朗诵,开了眼界,也第一次体验口中的语言,原来也是美的艺术。

当时,杨老师读的那片文章是高尔基的《海燕》。开头是,「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这个开头句子,以及杨老师当天读这个句子的情绪、节奏,总是能被我记起,也总是去模仿那种深情、略「做作」的腔调。

以此文,记念杨老师。

宝妈生存指南:早上孩子上学,如何避免「鸡飞狗跳」?

对于妈妈来说,孩子上学后,有无数件值得去头疼的事情。但能称得上「鸡飞狗跳」的,应该只有早上送孩子上学这一件。

从孩子起床、穿衣、洗漱、吃饭、收拾书包、出门,这一系列连续的作业流程,必须在早上那短短的三四十分钟内准确完成。

然鹅,天真可爱的孩子,绝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人,他们总是会出点幺蛾子。

要么哼哼唧唧的闹着不想起床,要么衣服扣错了扣子还非得坚持自己重来一次,要么就是一个不小心整碗汤淋在胸前… 如果保险公司贩卖「孩子早起幺蛾子保险」,我想每个妈妈都会义无反顾的挪用奶粉钱去购买。

妈妈这个群体,早上的神经,是紧绷的。每天睁开眼睛,脑子中就有个钟表在「滴滴答答」,噢,不对,不是钟表,是「幺蛾子定时炸弹」。
所以,妈妈们,早上发几次飙,是非常正常的。不然,就显得孩子们太早熟了。

但是,我作为丈夫,实在不喜欢大清早就活在沉重、充满火药味的家庭氛围中。岁月静好、爱是恒久忍耐、彼此相爱,哪去了?何况,有时候夫妻之间,在早晨这样的紧张中,闹几句嘴角,憋憋火气暖暖胃,是非常容易的事。

既然,看不下去了,我行,就我上吧

告诉了孩子妈妈我的想法:周一、三、五早上,完全的由我来包办从孩子起床到上学的所有事情(我家两个孩子,女儿十岁,基本独立,儿子五岁,需要比较多的照顾、监督)。你起床后,就呆在房间里,绝对不要出来,绝对不要过来帮忙。你呆房间读圣经、灵修,或做其他任何事情,都随你。周二、四,换你包办所有,我呆房间。

孩子妈妈欣然接受。

上周试验了一周,效果非常好。早上,家里变得很清净,至少,我带孩子的那些天是这样 😄。当然,妈妈带孩子那几天也变得安静不少。我先分享一下,作为爸爸单独搞定孩子早上上学的时间、事项安排。文末,再聊点感想。

两个孩子的早餐

代表性的早餐,打包,车上吃。
  • 6:00 我起床、洗刷 
  • 6:10 准备早餐、早餐打包。主要是,面包或包子或面条 + 鸡蛋/牛排/牛肉/火腿/鸡肉 + 水果 + 牛奶。主食和肉类,都是提前准备好,早上蒸锅加热。水果临时处理。所以,大约 15 分钟就可以搞定。
  • 6:35 叫两个孩子起床。5 分钟缓冲,6:40 起来;
  • 6:40 孩子洗刷、穿衣服;
  • 6:50 背书包出门。这里有一个前提,从小我就要求两个孩子每天晚上把书包整理好,第二天必须是背起书包就能出门。
  • 7:00 – 7:30/35 开车上学(家校相距15公里)、孩子在车上吃早饭
  • 7:40 返回家。9:00 左右开始一天工作;

当时有这个「一方包办孩子上学」的想法,主要是想在周间给妻子协调出几个完整的清早时间,可以不被打扰的去读圣经灵修,同样,我也有一两天完整的早上时间。早上两个人同时去照顾孩子,除了人力资源重叠、浪费之外,还容易起冲突。其次,我想对自己做一个「压力测试」,看到底能不能扛得住「鸡飞狗跳」的状态。说实话,真的辛苦、紧张、有挑战。因此,对妻子也多了一分理解。

好了,宝妈粉丝们,现在知道怎么应对「鸡飞狗跳」的早上送娃上学的时间了吧?那就是让您老公来一起分担。想不想试试「单人包办」的方法呢?那赶紧把本文分享给您那位,或者分享到朋友圈。😄

谈孩子的教育:使命、热情、知识

使命,这个词,在 2020 年夏末的时候,在我心里有一点被唤醒。这源自于 8 月份,参加了 4 个周六全天的宣教动员培训课程《国度课程》(一个基督教宣教的入门级培训)。

9 月初,开始阅读《优秀的绵羊》。大约一年前,孩子的校长 Ms C 在一次家长会上,极力推荐。这本书买回来后,一直被放在书架(成年人的精力实在是太分散了😄)。再次翻起来的时候,纸张竟然有些泛黄了。

作者,威廉.德雷谢维奇,在常春藤盟校呆了 24 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读本科&博士,并任职 5 年研究生导师,后在耶鲁大学任职 10 年。我想,以作者这样的背景,对美国的高等教育做一些观察与点评,应该是中肯的。

和身边一些朋友一样,我们有让孩子以后去美国学习的打算(如果孩子具备这个能力的话)。有这样的想法,并非我们了解美国的高校,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比较和认识。美国的教育,相比国内,总归是领先的,如果能有机会和条件,选择出国留学,大体不会错。

但在作者的观察之中,美国的高等教育(特别是名校教育),暴露出很多的问题。

名校如哈耶普(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学生们从本科入学,到毕业就业,从始至终处于高压竞争。高压竞争之下,学生们在学术、品格、兴趣、社交方面的发展,变得极度功利化、浮于表面。比如,花上短短一两天时间体验一个专业活动,就能说「对此专业有所涉猎」,在简历上记上一笔,增分填色。又比如,为了在社交中显得自己阅读广泛以及有谈资,读书只读首尾章节和书评。

一路过关斩将的名校学生,精英中的精英,已经将竞争、追逐,视为正常的生活状态。似乎,只有不断的通过竞争将他人碾压,一次次的证明自己,才能给这些名校学生/毕业生带来相应的安全感。为了竞争,不惜牺牲健康、友情、爱情、个性探索、兴趣发展、业余活动等等。

社会风气、竞争环境,将名校精英放在一个使劲往前冲的洪流之中,遗憾的是,很多人来不及去问:为什么要出发?为什么要一直往前冲?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热情所在。即便知道,也只能将其压在心底封存,因为聪明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个最优选择」。去追寻自己热情、兴趣的人,变得越来越少。

这种忽略内心热情,追求世俗意义的成功,在精英们选择大学专业、选择就业方向时体现的更为直接。「明眼人」都会去选择「多金行业」,比如金融、咨询。而另外一些专业,如:牧师、作家、教师、考古学,甚至基础科学研究都很难被重视。金融、咨询,专业本身没有问题,但如果整个社会的年轻人对此趋之若鹜,那应该是值得反思的。

精英们进入三十/四十岁的时候,尽管大多数人在世俗意义上是成功的,但依然会面临一个价值感缺失的问题。很多人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开始有些反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方向、生活方式?工作对应的价值感何在?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吗?

我认为,人到中年才思考「价值、方向」,并不算晚,更不能说是错误。但是,如果能在年轻时找到个人的使命、价值、热情所在,难道不更好吗?原本,这些应该是大学教育要帮助学生们去发现、探索的。而现在的大学教育,在这些至关重要的层面,已经完全丧失其大学教育的意义,即使在全球最顶尖的欧美名校。大学,几乎已沦为以世俗价值为导向的职业培训学校。

当然,作者也承认,好的方面是,最近一些年,美国的高校逐渐看到问题所在(比如:教授重科研、轻教学的问题),情况在慢慢改观。

世界上会有名校,但一定没有一所完美的学校。即便完美的大学不存在,但大学教育中的不完美,不应该被忽视。大学教育中的这些问题、弊端,大家几乎都能一眼察觉,大家都在谈论,但却很少有人能从潮流中脱身,原因是什么?

我想说,是信仰的缺失。

粗浅的认为,教育,有几个层次,由浅至深:知识、热情、使命。先聊最内核 – 使命。

使命 / MISSION

对我来说,很难聊「使命」这个词。因为,这个词的基督信仰色彩非常重。

使命,中文解释很贴切:出使的人,所领受应完成的任务;应尽的责任;指奉命办事的人。见《左传·昭公十六年》:“会朝之不敬,使命之不听,取陵于大国,罢民而无功,罪及而弗知,侨之耻也。”

使命,不是自己赋予自己任务。而是,从他处领受的一个任务、责任,奉命办事。往往,人只会从比自己更高、更正确、更完美的「地方」领受任务。

使命,不是为了成就自己的意愿、想法,而是为了成就那位比自己更高的、更完全的意志、意愿。

有谁比人更高、更正确、更完美呢?唯有上帝。

我 22 岁大学毕业,工作 15 年,在三十/四岁时,《优秀的绵羊》书中提到的「中年价值感缺失」,我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的。我的内心中,时常有一种空虚,时常去寻求意义感,时常自问「我的方向在哪里?」「什么是值得自己全情投入的事?」很遗憾的是,一直找不到。最近,我才略微明白为什么自己找不到使命。

因为,我一直在自己身上找使命,一直想要「自导自演」的给自己赋予意义、价值,我想要成就自己的意愿、私心。所以,这样「自导自演、自封为王」的使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连自己都无法说服。更不用说,用这样的使命去驱动自己的人生。

作为基督徒,使命,要回到信仰中,去思考上帝的意愿、心意,去领受从上帝赋予每个人的使命。

上帝的意愿是什么?整本圣经告诉我们:神对人的救赎、神国度的恢复。基督徒的使命,就是去实现上帝的意愿。每个人,所处的时代、民族不同,个人的天赋、恩赐、热情方向,也不一样。上帝没有规定背负使命的人必须做什么,没有给出任务细节,而是给出了「指南针」,明确使命的方向。

这次通过 8月份《国度课程》,对于使命的认识,我有了以上的更新。对于孩子的教育来说,特别是基于基督信仰的学校、家庭教育来说,帮助和引导孩子去认识、领受使命,让他们能够在青年时代找到一生的真正价值所在,是重要、宝贵的。而不是,人到中年依旧还在徘徊、迷惘,在哀叹、无力中度过一生。

热情 / Passion

完成从「上面」所赋予的使命,需要有一个途径。更直白的说,需要有一个专业才能。每个人的专业,不应该随便选择、跟随潮流选择,而是为了实现、完成使命,基于个人的兴趣、个性选择,是一个人的热情所在。一个人,对一件事情是不是有热情,是看得出来的,即便是个孩子。

世界上有各种专业才能,人的各种专业才能,都是为了爱人、帮助人,去达成上帝的意愿。才能各异,有大有小,但都是神按个人的信心大小分给个人的(罗马书 12:3)。所以,相比从人的角度出发的「专业/才能」这个词,基督信仰里「恩赐 Gift」这个词更贴切。所谓恩赐,就是上帝所赐的能力。

家庭与学校、父母和老师,哪一个更应该帮助孩子去发现 他/她 的恩赐(专业才能)所在呢?我认为,必然是父母。好的父母,应该是更了解孩子的个性、兴趣的,也能在实际的家庭生活中言传身教的给孩子带来「恩赐」方面的影响的。

就我的成长经历而言,初中时选择美术这个方向,是父亲给我的选择(也算是观察我从小喜欢画画),几乎是功利的,因为中考时美术特长生可以加分,而高考选择「设计」作为大学专业,存在一些偶然性,作为高中生的我,其实对于设计并无太多了解。但所幸,不管是美术,还是设计,我都有热情在里面。

身边的一些朋友,包括以前在职场中聊过很多候选人,就不如我这般幸运。很多人,其实是对从事的专业没有热情,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是自己的热情所在。

知识

将时间放到「一生」这个长度,一个人在学校教育阶段获得的知识,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所以,有一个段子说,一个人博学多才的顶峰,是高考的时候(了解的知识最全面,对知识的掌握最牢固)。而高考之后,进入大学、职场,很多物理、数学、生物、地理等等知识都忘得一干二净。丢失了这些知识,却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工作。(当然,有些学科存留的不一定是知识本身,而是思维能力)

其次,与知识本身相比,获得知识的能力、方法,更为重要。活学活用中的「活学」,就是指有好的学习方法、能力。而「活用」,就是实践,这也是知识方面不可或缺的。

总结

孩子的教育,是一个长跑,是一个长期价值的事情。方向的发现、定位,动力的激活,远比知识的积累重要。使命,带来方向感,而符合孩子的专业/技能,会激活孩子的热情、动力。
我想要更为夸张一点说,在孩子教育这件事上,过分关注短期,你就注定失败。

公众号即将更名:Diff客旅日记

昨天,应邀去「喜马拉雅」公司给 UED 团队做了一次设计分享,主题是:中年退役设计师分享职业初心、选择、困惑。这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聊我对互联网「35 岁职业规划」这个残酷、焦虑、热门话题的一些思考。希望其中一些想法,能给到年轻设计师们一点启发与提醒。

即使我不带去焦虑感,但聊上这个话题,必然在焦虑的氛围中。互联网从业者所面对的现实,真的非常残酷。23/24岁毕业,35 岁开始面临中年危机,黄金职场生涯竟然只有10-15年,期间还要包括 3-5 年初入职场的成长、适应、方向定位的时间。

这不是个别案例,整个行业都是这样。似乎,大部分的人都陷在一种「没有出路」的慢性绝望之中,几乎每个人话语之中都充满无奈;对未来,不抱有积极的希望。极端的说,是一种「职业等死」的状态。客观的讲,人会变老,职场中老人渐退,新人上场,是正常的,但互联网这个行业,这种交替,真的太快了。

原因是什么?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国外的情况我不清楚,国内,我粗浅的归因到「唯快不破」这个畸形的行业竞争文化

整个行业,就是一个极大的战场。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就像每个领域的领主、诸侯、军阀,为了赢得绝对的胜利,源源不断的往前线输入最精锐、性价比最高的战斗力量 – 即从业人员。

这个行业战场,虽然没有硝烟,但「战争文化」已经彻底融入大小公司。从上至下的从业人员口中充斥着诸如战争、战役、战斗力、局势、摧毁、誓师、政委、分队、夺取…这样的战争语言。
战争中,要比快、比力量,谈性价比,必然是选择年轻力壮的。在这样一种人力输送中,年岁稍长,体力稍弱,就会换下战场。用一句「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不为过。

想想,我真的算幸运,或者说,应该感恩。

一方面,我是基督徒,从年轻时代的一无所有,到中年时的一无所缺(有衣有食就当知足),各个阶段也常常陷入焦虑,但在基督信仰里面,依靠主耶稣,心中常有安全感、也有知足的喜乐。
另一方面,我也从这个行业里得到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回报。虽然有回报,但有时候心里也是沉重的。从基督信仰来说,财物不属于我,我没有拥有权,只是被神托付了这些让我去支配、管理。怎么样是智慧的、合神心意、讨神喜悦的使用呢?

当我看到我所在的行业,年轻人处于一种沉重的氛围之下的时候,除了想尽力去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分享去帮助、启发之外,更觉得向人分享基督信仰、让人从信仰中认识生命价值、人生意义,帮助人脱离世俗之中「非生存/生活必须」之外出于虚假、虚荣、过度的需求,帮助人在这罪恶、不公、动荡的世界中获得内心平安、喜乐,非常非常重要。

8 周年T恤。Make it.

晚上 8 点在小区里,观看了前公司流利说 8 周年的直播庆祝。看到老王,也看到曾经合作过的年轻 PM 变得成熟,工程师老友居然语言表达那么好。这个阶段,是这家公司的艰难时刻。但哪家成熟的公司,没经历过几轮起起伏伏呢?祝福~

六月末的时候,和一个朋友合作开发 App。今早朋友告诉我,7 月份我有 3000 元左右的收益。虽然数目非常小,但还满激动的。毕竟,脱离公司平台,完全靠设计与技术的能力挣到一点钱,还是挺有趣的。很期待未来的几个版本。

思考了很久,决定将公众号名字从 SeeFromAfar 改成 Diff客旅日记。或许是因为学设计,自然而然接触国外作品的缘故,我变得很「从洋媚外」😄,相比中文,更喜欢英文(虽然英文真的蛮烂的)。或许,如果我学的是中文专业,就不一定会这样。

我的读者,在中国;并且,我希望文章写给更广泛的人群,不仅仅是设计师。这样,公众号有一个中文名字,会更好的被接受。这个道理太简单了,但我现在才愿意接受、改变。

客旅,来自《圣经》希伯来书 11:13-16。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这个世界,对于基督徒来说,就像是一个旅游景点,我们如旅客一般,暂时在这里生活。等那一天,是要回到真正的家乡。

13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又承认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14说这样话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个家乡。 15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 16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所以 神被称为他们的 神,并不以为耻,因为他已经给他们预备了一座城。

《圣经》希伯来书 11:13-16

在这趟旅行中,在这些寄居的日子中的所思所想,就成了我的客旅日记。

希望你喜欢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