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上市公司中年设计总监「职业垂死挣扎之:功夫不能丢」- 20200416

朋友建议,标题不能太素。这次,够标题党了吧。 非常喜爱图形与色彩的创作,只是不同的阶段,总觉得自己对于这两块的认识不够,所以,间隔性的需要练习。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在这方面的练习。 每天一张的节奏,还比较快速。晚餐或早餐后,15-20 分钟,沙发上一靠,脑中略略回想一天中的经历或想法,选择几个色彩组合(这个比较费时间),就随心所欲的创作,不在乎作品精致度。 蛮好玩的一个过程,特别是积累一段时间,作品有了系列感之后。通过玩,让自己保持对图形、色彩的敏感度,同时,为之后的设计、创作积累素材,不是很好嘛? 突然,有想法建一个「设计师每一日练」的群,让有相同想法的人,能聚在一起玩玩业余创作,不那么孤单。有想法入群的,留言举手。超过 10 人就建群了。 另外,告诉大家一个可怕的消息:本号运行 4 年,发表了 87 篇内容(图/文),前天终于突破了 500 粉丝。😄 赶紧转发啊,500 位忠实粉丝朋友。

内向的前上市公司设计总监,是如何一步一步提高「演讲&表达」能力? – 20200412

上周五,开始了我的第一场付费设计培训。不管是公司老板(认识的朋友),还是团队小伙伴们,对于第一堂课的反馈,是很正面的。有一位小伙伴的反馈中,说我的表达是「滔滔不绝」的,这让我觉得很意外。当然,也很有成就感,因为这些年,我在沟通、演讲等表达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 其实,我原本是一个内向、不善言辞的人。很多时候,我很不愿意说太多的话,也很不愿意在公开场合去表达。但就是这么一个内向的人,竟然能去管理几十人的设计管理,近百人的业务团队,也竟然,可以在付费的设计培训中,被人称为「滔滔不绝」。 在此,我想分享一点「人生经验」。 正视「内向」的性格 多年以来,我会觉得性格内向,是一个缺陷,特别是被人评价我是一个内向的人的时候。因为,一般来说,内向的人不容易去交往,不善于沟通表达,也因此不容易交到朋友,有足够的社交圈子。常常,会有另外两个词与内向捆绑:自卑、孤僻。 某天,我决定去正视这个性格。翻了一些书后,有一个发现:其实,内向并不是一种性格缺陷,只是一个性格特征而已。和性格外向的人一样,也有非常多优秀的人,是内向的性格。性格内向的人,善于思考、逻辑性强、内敛、含蓄、表达简练、直接。 所以,如果你和我一样,是性格内向的人。那么,请你一定要正视你的性格,性格内向不是一个缺陷。 内向的人,不要回避提升沟通表达的能力 沟通表达能力相对较弱,貌似是性格内向的人的「默认配置」。但内向的人,需要有两点正确认识:一、职场中,生活中,正常、有效的沟通表达,是必要的生存/生活技能;二、内向的人,应该刻意去提高沟通表达的技能,而不是去回避。我作为一个内向的人,在提升沟通表达、演讲能力的过程中,经历了这么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不愿意,且害怕、抵触表达; 第二阶段:愿意,但对于表达,害怕、紧张; 第三阶段:有很强的表达欲,但发挥不稳定; 目前,仍旧处于第三阶段。 第一阶段,不愿意,且害怕、抵触表达; 为什么会害怕、抵触公开的表达呢?对于我来说,寻根问底,有几个原因:一,家庭影响大,从小缺乏沟通表达的氛围、机会;二,自卑。大学前一直为个子矮感到自卑。现在不会为此自卑了,但这种自卑的影响是长久且多方面的。 人生的前三十年,因为缺乏良好的沟通表达能力,吃过很多亏。但我依旧不引起重视,反倒一直刻意逃避。我总是希望遇到尽量少沟通的工作,总想呆在一个人际关系简单,无需太多沟通的小团队中,在实际工作中,也尝尝用邮件、消息代替当面的交流。我错误的认为,我不需要改变自己,一定会有合适的「内向型工作」找到我。 当过去在流利说的几年里,我「被逼」着提升沟通表达能力时,有一天,我有一个发现、有一种觉悟:语言,是有力量的。 为什么说,语言是有力量? 我先是从基督教信仰中认识到语言的力量。创造主,通过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的话语创造世界,神的话语,是人的生命;人的口中,既可以说出造就人的话,也可以说出毒害、杀死人的话。 生活中,也有很多发现:当一个人身处困境时,安慰、鼓励的言语,会让人受安慰、重新站起;常在战争电影中,看到首领的战前演讲,瞬间点燃士气,这种通过语言激励斗志的场景,在公司里也常常看到,特别是启动新项目时。 不管是在职场,还是在生活中,我们都需要正常、准确、高效的,通过「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在职场中,不管从事什么职业,都需要优秀的表达能力。在家庭中,与父母、另一半、孩子、亲戚朋友,也需要好的沟通表达。这是一个技能,一个必备的生存技能。 当我有以上的认识时,我的第一个阶段,就已经开始在突破了。 第二阶段,愿意,但对于表达,害怕、紧张; 之前,我在流利说做设计管理的时候,其中最大的一个心理障碍,或者说心理挑战是:给团队开会、公开的汇报、演讲。但凡这种场合,我都是极度的紧张。特别是,每个季度、年度,在几百上千人的场合里做设计部门的工作汇报。一站到台上,我的心跳加速、头发晕、心里面冒出各种负面声音、胡思乱想:团队的设计师会怎么看我呢?这个 Leader 也太弱了吧?同僚们怎么评价我呢?我似乎看到他们在台下交头接耳的对我品头论足了…… 这个阶段,每一次上台前,我紧张、害怕;站在台上,我无法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声音发抖、结巴、卡顿,满头大汗,全身湿透(即使大冬天也是如此);下台以后,心中非常的忐忑、自责、羞愧,挫败感很强,无颜面对团队。 但即使是这样,我仍旧是愿意一次次去「丢脸」。回想这个阶段,我有两个特别感谢。 感谢前老板,流利说创始人王翌。我曾经和他坦言:我非常不擅长演讲,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和经验分享吗?他说了一番在「演讲能力」方面,日后一直激励我的话:Diff,你的确是不善于表达,但你的说的话,很有感染力,别人愿意去听。很多人会表达,但别人不一定愿意听他说,并且听得进去。你只要多多练习就好了。 非常感谢老王这番话。这再一次证明,语言是非常具有力量,是能够影响一个人。我要感谢上帝。每次演讲之前。我都会祷告(不得不祷告),把演讲的过程、结果,都放在上帝的手中,求祂帮助我。每次不尽如意、充满挫败感、丢尽颜面的演讲结束后,我也唯有通过祷告,再次来到上帝面前来平复对自己的失望、赶走内心对他人轻视我的心理假设与害怕。因为,我相信上帝知道我的心,我的价值感,全然在于上帝。 这个阶段,至少有 2 年时间。除了在职场里的表达,在教会中,我开始了一些次数的讲道。一种愈挫愈勇的状态。脸皮磨厚了,口齿也慢慢清晰,偶尔,会有一场自己能够满意的分享或演讲。这样,就慢慢步入第三阶段。 第三阶段,有很强的表达欲,但发挥不稳定 精心准备分享材料(keynote、会议议程 等),以及足够的事前练习,都是一次好的演讲或者表达必备的。 材料准备: 写下本次沟通表达的目的、听众需要从沟通中接受、领会或学习什么。尽管这个无需告诉听众; 整个表达的框架清晰,承上启下,层层推进; 要有故事,真实的故事,自己的故事。人人愿意听故事; 故事之后,要带出观点,清晰、诚恳,不浮夸; 主题如果第一次演讲,写逐字稿; 这里,提一下「逐字稿」这件事,这个还是和流利说创始人王翌有关。老王绝对是一个演讲高手,张口即来,且有很强的气氛调动能力、说服力。我想任何一个流利说同事,都不会否认这一点。有一次,公司季度会议,他把 Keynote 发给我(我汇总所有人的材料),我翻了几页,顿时惊讶了,他竟然每一页 PPT,都详细的写了注释。后来,果然,他基本基于注释的框架和内容在表达。这就是,比我有天赋的人,还比我努力。 在我第二阶段与第三阶段期间,经常会因为一件事感到挫败:原本计划好、设计好要说的内容,在实际演讲或表达中,常常漏掉了,感觉表达不够充分。在网络上看了一些他人演讲心得是:不要过多的关注实际表达是否与原计划完全一致,能够表达 60% 以上就足够了,其他是临场发挥。有了这个认识之后,轻松不少。我目前,依然处于第三个阶段。很想表达,欢迎任何的表达机会,但仍旧发挥不稳定。对于这个阶段,我的总结是:在充分的准备前提下,控制语速与节奏,特别是在演讲的最开始,一定要稳住,要稳住音量、语气、语速、肢体,控制好与听众的眼神互动。基本上,会有不错的表现。 希望,以上,能帮助到如我一样内向的朋友。

怎么做好一场(设计)培训? – 20200409

最近接受一个朋友的邀请,为他公司的设计团队进行付费培训。 我略略回顾自己过往的设计分享,以及从「同理心」角度看设计师对分享的需求,列了一个提纲给朋友。每周一个主题,共 8 次。 Diff 设计职业经历分享 & 相互认识 设计师的能力维度及职业素养; 设计沟通:设计师如何沟通需求? 设计师如何评审自己(他人)的设计? 设计师如何陈述设计作品? 如何参加面试或面试他人? 如何管理设计团队? 设计师如何提升自己? 朋友重要的一个反馈是:希望这个不只是分享,还需要落地,员工们能有所改变。用他的话来说「我们知道太多事,但能够做出来的很少」。 这时,我发现这次的「需求」,和我过往做过的大部分设计分享不一样。这是一个培训,而不只是一个分享。 分享与培训,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分享,几乎完全是输入式的,听众「听着」就好;而培训,好的培训,是需要输出的、需要落地的。是否通过行动获得意识、行为的改变,是培训最重要的目的,也是极具挑战的。 我得找人请教如何「落地」。我找到了前同事及好友宁俊,他的创业项目 – 「践读学堂」,正是教人如何把知识落地。(声明:本篇不是软广) 一番交流之后,宁俊推荐了一本书《将培训转化为商业结果:管理者指南》,并且建议我快速阅读。于是,Kindle 付费下载后,晚饭后花了 2 个小时读完。在这里,我想分享通过阅读这本书,对「培训」这个事整理逻辑的理解。 培训,一定要针对业务的需要 企业主或者管理人员,有时遇到一个专家或者行业知名人士时,自然发出邀请「您给我们团队做一个培训吧」。但其实,这个时候,培训的目的,是比较不清晰的。培训,应该完全针对业务需求,极度的实用、可操作;同时,企业应该通过一定的机制(高频、适时的绩效反馈、奖惩制度等),让员工能发现自身短板,并且有动力去提升。 所以,有三个最佳的培训时机: 新员工入职培训:快速了解业务; 新项目启动:培训新项目所需要的新技能、新意识;(书中没有提到,我的总结) 新职级培训:培养在更高的岗位需要的综合能力; 首先,请问:您的业务目标是什么? 我朋友是公司创始人,这次是他发起的培训。他自然清楚业务目标是什么。但稍微规模的公司,人力资源培训部门发起培训。所以培训部门对与业务目标的理解就非常关键。 更高的业务目标,与更高的员工能力,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作为管理者,如果隐隐感觉员工能力不行,但又说不上来,那就必须重新审视你的业务目标。业务目标清晰了,你才能清楚,从你开始,到逐级往下的员工,每个人的绩效表现、素质能力,是否能满足你设定的业务目标。 团队/员工的绩效表现,是否能支持业务目标? 可通过团队内部和外部客户调研,从「目前的优势」「目前的不足」两个方面,评估团队/员工的绩效表现,是否能支持设定的业务目标。 团队/员工绩效表现不及期望,有 4 大因素,不一定是员工素质、能力不行; 员工绩效表现好坏,有 4 大因素(4W):* World:不可控的外部因素。比如:疫情、法规政策、竞争对手的行为等;* Workplace:公司内部环境:组织架构、招聘&薪酬 制度、公司文化、管理方式;* Work:具体工作的安排、流程、工具、系统等是否通畅;* Worker:员工:认知、知识技能、工作态度、团队协作; 可能大部分公司,业务没有增长,遇到员工绩效问题,就会简单归结为「咱们公司人不行」或者「某某人不行」。其实,「人不行」,可能只占了很小一部分因素。要不,当初为啥把招这些人进来呢?😄 经过评估,团队/员工绩效差,的确是「员工需要提高」,才需要考虑培训; 公司创始人、管理者,要用对待业务、投资的重视程度,去看待培训这个事。培训为什么重要?因为员工认知、能力的增长,才能带来业务及公司的增长。作为一个参与过流利说早期创业的人来说,对于这点,我认识是深刻的。 培训的成本与代价,不仅仅是费用、人力资源。一次又一次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培训,在浪费团队/员工时间的同时,也是在愈来愈降低员工对培训的渴望、信任,直至影响整个公司的学习与成长的文化。 总结:培训,是一个系统工程。我的理解,培训有 3 大模块:培训需求、课程、跟进&评估 一、培训需求 紧贴业务目标,通过公司文化、奖惩机制(优胜劣汰)、短时高频适时的绩效反馈,让员工对于提高自身能力,有需求、有动力; […]

不轻易妥协 – 20200408

凡事都有两面。在我性格温和、与人关系融洽、沟通顺畅(可能要打引号)的另一面是,在一些重要方面,我对自己的观点不够坚持,比如:个人正当利益争取、设计专业表达。 过于轻易的妥协,是内心中有一种惧怕,害怕被人拒绝,害怕失败,所以,通过「退让一步」,去迎合对方。更直接的说,是用「舍弃自己的观点」为代价获取对方认同,并且,是想获取对方对我「人」方面的认同,而非,讨论的事情本身。 在个人利益方面,我向来不是「最求利益最大化」类型的人,相信有舍有得,也愿意舍弃一些利益去维护好的关系。但是,最近发现,对于正当的利益争取,不要轻易的妥协,需要做出必要坚持。对正当利益过于轻易的妥协,其实是在对自己价值轻易的贬损。如果自己不尊重自己的价值,如何让他人尊重? 设计专业方面,也是如此。过去,不管是作为个体设计师,还是设计管理,我也容易用「设计专业的妥协」换取「更快的拍板」「团队协作的顺畅」。尽管我现在仍然可以说,为更快的推进而「无关紧要」的部分「舍弃」、求同存异,对于设计沟通、团队协作,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其实,我应该在设计专业态度方面更加的严谨,所有的坚持与妥协,都是有理有据、思路清晰的,而不是,变成「习惯性妥协」。要知道,形成「习惯性妥协」太容易了,容易到会融入到人的性格里面,成为性格的一部分。 另一件不能妥协的,就是目前正在尝试的设计工作室的路。我很清楚,这条路,是长期的,是有积累效应的。但短期来说,运作一个设计工作室,是需要自己投资时间、金钱、独孤感的;同时,自己的人际关系、沟通能力、设计能力、自我管理能力,都需要极大提升。对于我来说,太容易对挑战、对艰难妥协。这需要信心。 软弱如我的人,真需要祷告、交托,去相信那还未发生的事情,认真着眼今天,不为明天忧虑。(这段话,写了又删掉,删掉又写,我不希望自己步入成功神学。仅为当下真实想法)

记美术启蒙老师陈静宇 – 20200405

我在长沙的一个小村子里长大,父母都是农民,他们不会画画,自然也不会对我喜爱、学习绘画有什么影响。我记得自己最早画画,就是临摹「圣斗士」的卡片。 念初一的时候,当时有一个政策,报名学习美术、体育、音乐,如果考上一定的等级,就能以「特长生」的身份获得中高的加分。我猜我爸对我「徒手」中考不太有信心,所以,我就报了学校的美术培训班。对了,我的中学叫「蛟塘中学」,离家三四里路,在长沙黄花机场的附近。 陈静宇老师,是学校美术课老师,也是美术特长生培训班的老师,回头看,她是我的美术启蒙老师。 初一那会,我十二岁。现在回想起来,陈老师,那时估计也就 24 岁。听说,她从衡阳师范学校毕业,刚工作两年。她自然很年轻,白净皮肤,娃娃脸,大眼睛,厚嘴唇,披着一头长发,色彩含蓄的穿着,身上散发一种油画颜料、松节油、香水的混合味道。这个气质,与数学老师曹文革、物理老师陈勇全、还有想不起名字姓氏的生物老师、体育老师,完全不一样。这是艺术家。 画画这件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相信我的中学美术老师 – 陈静宇老师,一定不是最厉害的。但是,当时她给我的感觉是,她是专业的,是卓越、独特的。她的技艺,不一定是最好的,但她对美术、绘画的单纯的热爱,却是我经历过的专业老师里,少见的。课堂之上,她非常严格,有时候会严厉的说话;课外,她会邀请我们去她房间看美术书、画作,轻松愉悦。 后来,我居然真的考上了美术特长生,中考加了 40 分,加上原本还不错的文化考试,超过录取分数几十分。中学毕业后,给陈老师写过一两封信。后来,她调去更好的小学。从此,就慢慢断了联系。再往后,再没有见过了。 很感恩能够在最初学习绘画的时候,遇到陈静宇老师。好老师的影响,是一生的。我会时常的想起这位老师,希望有机会能再见面。(如果朋友里知道陈静宇老师的联系方式,请告诉我,感谢)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有一天,陈老师递给我一本画册,说,柯勒惠支的画,你可以去看看,也可以去临摹一下。我拿过来一看,只觉画得好丑,既然老师推荐,那就看看吧,也稚嫩、拙劣的去临摹。好些年后,才慢慢能欣赏柯勒惠支作品的好。 初中学画的时光中,还有一件事总是被我想起。每次周末绘画课结束后,偷吃作为绘画静物道具的水果,苹果、句子、香蕉。这些摆放了一周的水果,闻起来真香,吃起来真甜,以至于,总是记得。

关于死亡 – 2020.04.04

在我信仰低谷的时候,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信耶稣。但是,有一件事,我却愈来有明确的认识,而且不可否认,那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不再害怕、担心死亡。这里特意指出是「日常生活」,是因为我还并未亲身接近或经历死亡(说不准,那个时刻,还是会紧张的,希望不是害怕) 这种对死亡的不惧怕,不是环境改变了我,或是,自我意识的训练。我相信,这完全是因为基督信仰,是因为对基督的认识与信靠。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不论多软弱,我都不能否认自己不是一个基督徒。 不仅不害怕死亡,其实,还有些期待。当然,期待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期待与神同在的永恒的生命。那一个世界,和现在充满罪恶、战争、不公平、痛苦、饥饿、空虚的世界完全不一样,那是一个完全、完美、圣洁、喜乐、满足的世界。想想看,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完美的世界存在,如果我们只能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那真是极度的悲哀与遗憾。 附一篇 2013 年对死亡思考的文章。 这是13年年末的事情。因为我有鼻炎的缘故,刚好那段时间经常看到鼻咽癌的消息。非常担心,非常害怕。春节前去医院做了个鼻咽镜,这基本上是过年在家等消息时的一个心路历程。 — 不知道这次的结果会是怎样,死亡的气息,总是会让人从嘈杂、匆忙的世界中停下来,安静下来,思考。感谢有这样“停下来”的机会。回想自己这三个月以来,活在一种和神“失联”的状态。安静下来思想,这样的活着,其实是死掉了;如果没有神,活着也是死去;如果有神,自然死亡就不足以惧怕,因为在耶稣里有永生,有复活。人人都有一死,所以,走的或早,或晚,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所以,无需抱怨命运的不公,欣然接受啦。人能主宰自己的生死,不能!而我相信,那位生命的主宰者,是如此的爱我,所以,或生或死,都是他的美意。相比现实的生活,我更盼望死后的永生,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死比活着还好。 我不怕死,但对家人有牵挂。如果离去,谁来供应家庭的需要,照顾妻子,抚养孩子呢。我走是很轻松,但留给延冰的是重担。(写到这里,我已经失声痛哭)我设想,如果我现在有百千万,是否就可以放下对家庭的顾虑,安然奔赴我的永生?我多么的小信!我相信的神,是超越死亡,最高权能的神,同时也是爱我,爱我家庭的神,难道,他不会供应我的家庭需用的吗?如此,我释然了。即使软弱时有担忧,但让我紧紧抓住神的话语吧,全然信靠他。 我还没死呢。或者,神愿意我存活。 如果我能活着,那我应该怎样度过剩下的日子。或许是一年,或许是五年,或许是十年,或许是三十年。 我内心还如此去追求物质吗?我还像现在一样,肉体活着,灵魂枯干吗?我还像现在一样,没有使命感的活着吗? 主啊,我真软弱。世界拉扯我,我没法胜过;我自私,没有爱,不愿意付出去爱人,除非你激励、推着我去爱人。 如果我能活着,我愿意做你的出口,传讲你的话语,将你的福音带给身边的人;我愿意放下对物质的追求,完全相信你供应日用的饮食;我愿意每一个决定,都是仰望你、充满信心的决定;我愿意带领家人,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带到你的面前,这是我的使命;

2020.04.01 – 爱与婚姻

最近在读《朋霍费尔》,这一句话,特别喜欢,被触动,深表认同。不是你们的爱能维系婚姻,而是从现在开始婚姻要维系你们的爱。 有一句话,叫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的这样的。婚姻开始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爱,不必说是结束了吧,至少是在消退。也有一部分人,对自己与另一半的爱,满怀信心,相信这份爱,可以让婚姻「天长地久、白头偕老」,所谓,用爱去维系婚姻。有成功案例吗?我说的「成功案例」,不是那种「不吵不闹,将就过日子」的婚姻,而是,身体与灵魂都长久如初的深深联合的婚姻。 至少,我得承认,我的爱,不能维系我的婚姻。 婚姻,到底是什么?太深奥了。只能在此,谈些浅显的看法。 婚姻,是神所赐的,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肉体与灵魂的联合,是男人与女人伏在神的权柄之下,在神的面前,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舍弃自己,对另一半作出的牺牲;同时,也是对另一半作为人的完全的接纳。这种牺牲与接纳,称之为爱。显然,这种爱一定不是表面的、欲望的爱。这种爱,更深沉、圣洁,是来自于神的。神在亚当夏娃犯罪之前,就赐下了圣洁的婚姻。犯罪之后,罪人的爱,一定是不能够维系、成就神原本所赐的婚姻标准。罪人的爱,是无力的。我必须承认,我的爱,是无法维系婚姻的。虽然,这样的话,很大可能让另一半很受伤或者没有安全感。但这是确实的。 所以,承认自己没有爱吧。放弃用自己的爱,去维系婚姻,这才是婚姻稳固的开始。需要每日领受从神而来的爱。 正是为了婚姻,在神面前,为了另一半舍弃自己,牺牲自己的需要,我们个人的生命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基督。我们里面的爱,被炼净,在逐渐加增。所以,我们其实透过神里面的婚姻,增长了夫妻个人的爱,同时,也自然维系了夫妻之间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