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

长沙,我的老家,生长之地,人生路的起点。但过去十多年里,我却一直在逃离长沙。少年时,父母说,好好读书,跳出农门去吃「国家粮」;大学毕业后,设计与互联网最好的机会都在一线城市。似乎,要离开家乡,才算是有出息的。又似乎,打拼多年后再回到长沙,是没出息的。于是,即使是在长沙的春节假期生活,内心之中仍旧充满了焦虑与不安,只想快快的回到工作所在的城市(之前是杭州,现在是上海),在「积极努力工作与生活」的状态中寻回社会安全感。 今年,我回长沙的次数、在长沙生活的时间,是历年之最。我也惊讶于自己现在竟然也慢慢的找到在长沙生活的一种平和感。所谓平和感,就是心里被「这就是生活」所说服。究其缘由,可能有二。 其一,可能对于我们家来说,在上海与长沙的生活,差别不是太大。生活需要的资源、设施,在我们消费能力范围内的,上海有的,长沙基本都有。因此,我也常常思考:对于普通人来说,大城市的优势在哪里呢?工作方面,目前从事远程工作,也无差别。人际交往方面,我们以教会、以基督徒朋友为主,两个城市基本无差别。 其二,或许是开始注重亲情。我说的,不是「更注重」,而是「开始注重」。显然,与熟悉我的朋友所认识的不一致,对于家人,我可以说是「没心没肺、铁石心肠」,是一个过于独立于父母的人。在这一点上,我可能滥用了圣经上「人要离开父母」的教导,而对「孝敬父母」的教导忽略太多。虽然我不愿意常提「人到中年」这件事,但的确是站在人生旅程中点上才让我有所体会,人与人的的相处与关系,特别是与父母的相处,即便不说非常重要,但也不可忽略。将心比心,对于我的孩子,我希望在我老的时候,他们能更多的陪伴我。我的父母,他们也是这么希望的吧? 最近停笔很久,生活表面上也是平静的,但内心深处却是极不平静的。环境艰难动荡,很多待解决的问题,很多生活方向的可能性。回顾我过去所有的决定,2006年离开长沙去杭州、进入教会,2009年「闪婚」,2013年加入流利说搬家至上海,2015年选择让孩子接受C教育,2019年离开流利说,2021年为WD工作,看起来每一个决定,都是我的选择,但回头看,一路都是我所信仰的上帝的带领与看顾。我真不知道前路如何,明天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