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0 – 今年的四分之一已过去

我其实是一个不容易控制情绪的人。而我调节情绪低落的其中一种方式,就是睡觉。昨晚,十点钟就睡觉了。 对于未来,对于接下来的路,还是有很多忧虑的。每天清早,在祷告中把忧虑交托;一整天下来,似乎,又被忧虑所注满。我需要学习的是,晚间再祷告,不把忧虑留到第二天 😄 清早,夫人和我分享她灵修的感动(我们最近的信仰状态都不好):扫罗与大卫,都是卑微的人,神却选择他们。被神选择后,他们对神的态度或回应,却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远离神,一个亲近神。夫人接着说,现在,我们看似一无所缺,拥有了近些年想拥有的事物。而我们,现在却离神很远。往下,我们需要作出正确的选择。 虽然我是玩笑似的回应她「是的,是的」,但我真心的认同。我必须承认,过去/现在/将来一切所有的,都是神所赐予的,连同我的生命。而我,在欲望、期望得到满足之后,竟然心里狂妄到以为这些是我赚取的,我可以一直拥有这些,随自己的意思支配这些。我的眼睛,实在是被蒙蔽;我也实在是愚蠢、短浅。就像《圣经》路加福音中的「小儿子」。父亲还在的时候,小儿子竟然狂妄到要分父亲的家产;而我,面对永活全能的神,我竟然说,这些是我的。小儿子愚蠢到拿了家产,离开父亲而去,而我就是这个愚蠢的小儿子。 我常有一个感悟,基督徒似乎是需要一种「人格分裂」。 一方面,面对的是,眼睛所能看见、手能触摸、舌头能品尝的「实实在在」的真实世界;更现实的点说是,有钱、有位,你就能住的好、吃得好、活得体面。这太真实、太现实了,所以,基督徒怎么能有抵抗力? 另一方面,「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传道书 5:15「人怎样从母腹空空而来,也必照样空空而去;劳碌一生,什么也不能带走。」人,是有灵魂的。人,不只是活在现世。圣经告诉了我们一条通往永生的道路,要做的,是信靠耶稣。追随耶稣和追随世界,是要二选一的。 我感受的人格分裂在于,在这现实世界中的每一天,每个想法,每一个脚步,得需要有一个声音时时刻刻的提醒自己:你是有灵魂的,你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你是要离开的,你是要回家的。 约伯记 1:21 「我从母腹赤身而来,也必赤身而去。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回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当受称颂!」

2020.03.29 – 图形设计是真爱(之一)

我的大学专业是,平面设计。不过,刚入学的时候,专业名称叫:平面装潢。那是 2001 年。而「视觉传达」这个词,差不多是 2004 年左右才在国内流行起来。 高三的最后一学期,学校要设计一个新的校徽。我的美术老师 – 陈文艺老师,在所有美术高考生中发起了一个征集(其实是练习)。结果,一群未来的「设计星星」,全都跳不出以「展开的书本」为图形的设计(就是这个书本表情的造型 📖),土得掉渣。那是,陈老师就简单的做了 logo 设计的科普。 大学期间,让我深深入迷的是,正负图形:简洁、巧思。第一次看到正负形时,我有点惊呆,原来还能这么玩。 慢慢的,对于图形的着迷,逐渐深入骨子里了。我觉得,每一个独特的图形,都是一个全新的创造。有人抢占域名、抢占文字商标,但是,简洁、优秀的图形,也是极强的资产。比如:十字架、BMW、奔驰、Apple、Nike。 2002 年暑假,被我弟弟以及同学鬼哥的影响,我开始接触 Frontpage,一个网页制作工具。接着是网页三剑客。图形之外,网页及动画,是我新的一个爱好了。慢慢,这个爱好,能在学校里养活自己。后来,一直从事网页设计的工作,慢慢的,离图形相关的广告公司、品牌设计公司的工作,越来越远。2009 年的时候,接触了 UI 设计。触摸屏的交互,是对网页交互热爱的一次升级。除了热爱,还有现实的收益对比,UI 设计薪资高嘛。所谓用户体验、交互设计,那是再往后一点的事了。 最近,在为朋友做一个品牌相关的设计。当我再次专注的回到图形的时候,是一种心流体验:沉浸其中,有挑战,但很有把握去面对;享受巧思的过程、享受雕刻,追求细节的过程。排开一切外在利益的纠缠,再次审视内心的喜好,不得不说,图形设计,是真爱。之一。😄

2020.03.26 – 节奏

原本,只是通过日记形式,分享一个尚未成形的想法,但没有想到,被朋友们分享开了。感谢老友们关注、支持。 也因此,来了 81 个新朋友。对于一个写了 4 年,关注数摇摆在 350 左右的小号来说,来了这么多新朋友,是个大事。有点让我惶恐,今天的日记写什么呢?会不会发文就掉粉?我想一定会掉粉的。思索一会,定下来一个原则:记录当下,记录真实。我想,报以真诚,真爱,会留下。 今天所思所想的是什么呢?下一步,如何走。 目前,手头暂时没有新的客户。虽然,不至于断了粮,但这个阶段要尽快过去。我的策略是:持续创作、持续分享、等业务上门。 所谓持续创作,一方面,是把以前积压的想法,逐个的去实现、完善。比如下面这套动物造型,比如多年都没有更新过的「微博急简」(有谁还记得微博急简?😄),比如,再创作一些新的玩意;另一方面,对于一些有趣的项目、有发挥空间的项目、好友的项目,可以优惠(甚至免费)。总之,不要闲下来。 持续分享,分享什么?对此,我有过纠结。我的设计能力、设计管理能力,放在行业里,算不上顶尖的,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但坦诚客观面对自己(不自卑、不骄傲),回顾过去,发现自己的思维、方法、经历,是很独特的,这些对于新一代设计师的成长,是有价值的。说句玩笑话,从参与一个公司早期创业,通过设计及带领设计团队帮助公司成长,直至 IPO,有这样经历的设计师,应该不多吧?😊 有一个体会就是,节奏很重要。有活的时候,需要节奏,不要过忙;没活的时候,需要节奏,不要失去方向。我想通过严格的作息、相关的时间管理工具来使自己找到节奏。 分享一下我制定的时间表,已经坚持 2 天了。这个,非常需要刻意练习。 早晨 6:00 – 6:30 散步/跑步 6:30 – 7:00 夫妻敬拜(唱赞美诗/读圣经) 7:10 – 8:00 早餐(在家/路途) 上午 8:00 – 9:00 读书:信仰相关 9:00 – 12:00 工作 午间 12:00 – 13:30 午饭/休息 下午 13:30-14:30 学习:理财/投资相关 14:30-15:30 工作 15:30-16:00 室外运动(和孩子一起) 16:00-18:00 工作 晚间 18:00 – […]

2020.03.25 – 做个设计工作室?

大约从 2019 年 7 月份开始,在帮一个朋友做产品&设计咨询工作,3 天时间办公室工作,2 天休息(休息、杂事),固定一份服务费用。到这个月底,之前的合作形式告一段落,目前正探讨更灵活的合作形式。 对于时间,我特别注重仪式感。2013 年 5 月加入流利说,2019 年 5 月离开。我期待在经过 1 年的停顿、放空、(所谓的)思考之后,在 2020 年 5 月左右,有一个新的开始。 如果我控制消费欲望,保持一定水准的生活品质,其实,生活还是比较自由的,无须一份全职工作。但是,停了一年后,我忍不住想要干点什么事。诚实的讲,一部分原因是出于那种根深蒂固对金钱缺乏的恐惧;而更多的驱使在于,我需要做些有价值(对他人有价值)的事情,不浪费生命。 呆在家里久了,夫人有些厌弃我。甚至很认真的和我说,继续呆在家里,我的信仰生活在倒退,「看看你当时在流利说工作的状态,虽然很累、很挣扎,人际关系要处理,但你总是祷告,依靠上帝去生活,现在呢?软趴趴的😠。你还是适合去「打工」吧」 在没有接受基督信仰之前,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做好设计、创业、挣钱,平平谈谈的生活(也有期望过 30 岁退休);2008 年,有了些信仰底子后,竟然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至今,无法抹去:我的价值是什么?什么是值得我一辈子去做的事?(也是信仰带给我的正确性烦恼之一) 2014 年左右,流利说第一个像样的办公室里面,有一堵员工梦想墙。我的梦想是:找到真正想做的事。 这些年过去了,依然没有找到。但大体来说,我的方向,有这么几个:一,回到职场,从事设计师或设计管理工作;二,做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三,学习圣经,在教会全职事奉(😄就是不做设计,在教会工作的意思。我尽量不写基督信仰行话)。现在来看,都可以去做。但每一条,都不确定。我真需要为此好好祷告。 我会继续为接下来的方向祷告,同时,也会动手尝试做一些事情。回到今天的主题「做个设计工作室?」,是的,目前只是有这样的想法。以前,我绝不可能把尚未成形的想法公之于众。既然前天说「日记要真实」,那么,就写点热乎的东西。不确定这是我要走的路,但我可以先试试。 如果是上帝的带领,路会通的。新朋老友们,欢迎介绍业务哦~

2020.03.24 – 朋友与敲门

朋友 最近在读《朋霍费尔》的传记。非常羡慕朋霍费尔有那样一些挚友(特别是他与 贝特格 的友情),可以坦诚、毫无保留的交流信仰、生命,彼此担待。羡慕之余,在前天晚上,我不禁反复和妻子感慨:我没有朋友,谁是我的朋友呢?能找谁聊聊所思所想呢? 这些感慨,居然还被一旁写作业的 Linda 听到了。昨天中午因为某件事,她被我管教之后,不快的和我说「爸,我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朋友了」。我问她为什么,死活不告诉我。 略有自知之明的说,我为人不算恶毒,应该是有朋友的。也曾经,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有一些聊得来的朋友。只是,慢慢的,疏远了。倒不完全是彼此空间上的分离,或是时间稀少,而是我自己的心有时封闭起来。 反思自己「没有朋友」这件事,让我想起与我爸爸之间的一件事。我和父母之间,特别是我爸,虽然常常电话联系,但交流的话题,总限于「吃了吗?什么菜?身体好吗?今天忙什么?」(以至于 Linda 总是问,你为什么老问爷爷奶奶吃什么) 为什么不能和父母深入交流呢?我们这一代人,总会把这个原因归结为:有代沟,父母不能理解我。但我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有一次,也就是 2019 年我打算离开流利说之前,我像「克服心理障碍」似的,硬着头皮和爸爸交流我的想法。我问他一个问题:「你这一辈子做过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我爸既惊讶又尴尬的问我:「为什么这么问他?」我说,「我打算离开现在的公司,这个决定很重要,想听听你的想法,不过你不用为我担心」。我爸听我说完后,静默一会,略紧张的和我说:我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没有什么经历,也没有做过什么有风险的决定…… 那个深夜,在小区路边的车里与爸爸的通话,是一辈子能记住的。 再次回想起这件事,我想,朋友之间的交往层次,取决于自己能向对方能有多主动、有多敞开,有多坦诚。观念改变了,后面的一天,我毫无心理障碍的联系了很久不联系的前同事、朋友做了一些交流。 敲门 我其实是个非常不自信的人。因为不自信,我错失了很多机会。有些设计师工作四五年,就冲向管理岗位,而我差不多十年后才涉及管理。不自信的人,容易害怕失败;本质上,不是害怕失败,而是害怕被拒绝。越了解我是怎样的人,清楚自己的弱点,我就越发的感谢上帝的带领,我想,七年前有更多比我优秀的人适合加入流利说,而我却被「推着」选择了这个机会。没有信仰的人,会说,这是运气或者缘分。而我,要感谢上帝怜悯我。 上周日,看了服装设计师 UMA WANG 在一席的分享。她早期做自己服装品牌,有一次被一个重要的代理商拒绝,基本上,她可以放弃了。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买手店,她的销售伙伴说,要不,我们去敲门问问有没有合作机会。UMA 说,你去吧,我没这个信心,丢不起这个人。她躲得马路对面的大树后面,看着她的销售同事走过去、敲门,搞定了起步的合作。

2020.03.23 – 写日记

最近读了几篇挺有启发的文章。 辉哥奇谭,这个公众号取关过一次,后来又再次关注。取关是因为,觉得他说的东西,太鸡汤了。后来因为几篇投资理财的文章,再次关注他。辉哥的厉害之处是:认知水准高、执行力强。我是单单从他的文章内容,以及他作为职场人还日更公众号,做出这样的判断。后来意外发现,辉哥居然是我一位流利说前同事的同学。 昨天他在《普通人与高手最重要的差距是什么?》提到「极致」这个词。我想到自己的状态,以及「自我闲置」近一年的一些思考与挣扎。在互联网设计行业从业十五年(2005年工作),做过的事情挺多,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挺多(平面设计、品牌、App设计、网站设计、插画、产品设计、前端代码),但有没有一件我可以说自己做到极致呢?坦诚的讲,没有。只是做到了中等水准,不上不下。 除了设计专业,还包括在教会的讲道,也绝对谈不上极致,不论是态度,还是结果上来说,只能说是半吊子水准。除此之外,还有绘画、写作。😄 当然,做一个普通人,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想集中自己的精力,在接下里的生命中做一两件漂亮事。 辉哥提到,选择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在取得成果之前,高手会用「相信」的力量走过黑暗期。诚然,这个过程是需要自我投资,投入时间、金钱;需要忍受孤独;需要忍受长时间的没有回报。没有一点信念,是无法跨出第一步,无法走出后面的许多步。对于我来说,作为基督徒,「相信」这个词,有不同的意味。我相信上帝的供应与带领。 另一篇文章,是大V店联合创始人哈爸的。其中提到写日记。和哈爸一样,我也是从互联网Blog时代过来的人,喜欢写,喜欢表达,特别是年轻的时候,能真实记录的东西,很多。只是,近些年,人变得成熟世故了,虽然心中有很多想表达,特别是人生、职业中困惑的问题,但总是碍于情面,不想向外界表露。哈爸说,日记,贵在真实。是啊,是啊。如果没有真实,文字还有什么意思呢? 和哈爸一样,在写作这件事上,我给自己很大的压力,总想憋点正经的、专业的文章,但实在难产。也正因为这样,越来越畏难。而写日记就不一样了,很轻松的表达。所以,接下来,放飞一下自己,写写日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