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零六

看了一下世界时钟,现在是美帝国华盛顿时间16:06。难怪我godaddy的空间这么慢。 明天上午的飞机回长沙。 一年多没回去了,这次回去,看看家人,然后把老婆和宝宝接过来。 今晚我肆无忌惮的挥霍着时间。 晚上10点钟巴西对葡萄牙的那场,虽然是强者与强者的较量,但对于一个象我一样只注重是否进球的伪球迷来说,实在是无趣。最终0:0。 当然,我也不喜欢实力悬殊太大,比如葡萄牙对朝鲜的7:0,看到最后,我都不忍心了。 眼睛有点腾了。回家睡觉。

视觉表现&视觉设计

对于一个产品来说,脱离产品结构的视觉表现,毫无意义。 视觉表现,感性的,像艺术家的“涂鸦”,而不是“构图-创作”; 视觉设计,理性与感性并存,建立在对结构的理解,对结构的优化上。 视觉表现,是细节的、碎片的; 视觉设计,是整体、完整、逻辑与结构清晰的解决方案。 视觉设计,是通过视觉表现解决问题。 当然,你得在开始设计之前,搞清楚要解决哪些问题? 这个需要视觉表现之外的产品意识、交互意识。 如果一位视觉设计师,不能完全的理解产品、无产品意识、无交互意识,那么,他还算不上是一位视觉设计师。

德国工业设计大师Dieter Rams的十条优秀设计准则

1. 好设计是创新的 Good Design is innovative 创新恒久远,山寨不流传 It does not copy existing product forms, nor does it produce any kind of novelty for the sake of it. The essence of innovation must be clearly seen in all functions of a product. The possibilities in this respect are by no means exhauste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keeps offering […]

破冰

昨日,与旧同事相聚,他聊了一些他所在阿里公司的情况,其中,令我非常触动的,就是团队“破冰”。 破冰游戏本身,似乎无可厚非。 只是,阿里的形式,不堪入目,不堪入耳,整体的是“很黄很暴力”。 女同事直接问男同事生殖器的大小、尺寸;男同事毫无掩饰的问女同事,是否可以与其一夜情。 诸如此类。 的确,破冰的“目的”达到了。同事关系似乎更近了,团队似乎很融洽。 但,很容易让我想到另一个也是“团队氛围融洽,成员之间不分你我”的族群–蛆。 难道不是这样吗? 成员之间互相依靠,融为一体。只是,氛围让人觉得恶心。 恶俗、黄色的破冰形式带来的团队氛围,难道不如让人恶心的便池一样吗? 短期的“融洽”效应,导致长期的“道德、伦理、审美”缺失。 这是阿里的悲哀。 第一个提出这个形式的家伙,不论是员工级,或是老板级,都可以拖出去砍头了。 提到团队,我希望是“交响乐团”的形式。 懂品位、高雅。 团队成员之间,各专其业,个性独特,但同时,能统一在整体的曲调与节奏之下。 不会因为整体而失去个体的特性,也不因为个性失去整体。

神作

谁是最牛逼的设计师?创造主。不论造型,或是色彩,或是构成,种种,关键,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活着的。更惊奇的是,能创造人的灵魂,有独立的思维。何等奇妙。 我成天追逐在一些二流设计作品之间,宁愿花时间在网络上,也不愿去亲近最伟大的作品。 不论是,一株植物,还是一朵小花,多么精巧,生动。 我想,一个设计师,若不能发现、感受、欣赏蕴藏在大自然中的大美,包含生命的美,那么,他能有好的设计吗? 或许会有一些所谓的“设计”,但至少不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