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itu-Dark

公司17楼天台,虽然很少有人去,但日子久了,地面留下了很多鞋底印、硬物刮痕、雨水流过,干涸的痕迹。。。这些纹样随机、有规则、没规则、迷离…等等。。。有天我特地用数码机收集下来。。。随便拿其中一张,和已有的hulitu形象捣鼓捣鼓,就成了这张桌面。 愿你喜欢。 点击这里下载。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很喜爱这个句子,出自老子<<道德经>>第四十章。 按字面的理解:最大的声音,听起来却稀疏,微小;最广阔,恢弘的事物,却把握不了它的形状; 但我的理解是,“大音”是有声音的,只是大到我们的有限的听力无法听见;大象也是有“形”的,只是大到我们有限的视力无法看见。 比如,外面小孩的喊叫声,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火箭发射的巨响声,这些我们能听到。但是,更大的声音,地球转动的声音,地壳内运转的声音,宇宙行星运行的声音,却听不到。为什么?因为人的听力有限! 我们能看到很高的山,看到很广阔的海,但我们看不到这个星球以外的东西,宇宙大到我们看不见,虽然能看到星星,还得晚上,还得无云的时候;为什么?人的视力也是非常有限的。 但我们,我,就是凭着这有限的视力与听力去认识这个世界,去判断,去定义,去下结论。岂不知,伴随我们成长,日积月累的“认识”中,有多少是不那么正确的,甚至是完全错误的。但我们不愿意承认,因为对于一个人,否认自己是多么的困难。大家都只愿意承认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如今的社会,大家也只承认有利可图,能赚钱的东西。岂不知看不见的,却也真实。 所以,小王子说,“实质性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圣经也说:“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 为什么有些人,赚了钱,心里却有难以填补的空虚?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需要信仰的填补。 ———————————————————————————————— 不知不觉,写的就和信仰搭上关系。我确实是需要信仰。是个人都需要,包括你。

平面设计技法

这两天稍空,所以整理一下设计方面的一些想法。搜索”设计”时,百度百科上一段关于平面设计技法的文章,看了很有收获。这些技法,大学的时候都学习过,还针对每个技法做过练习。 工作这么多年,习惯于“多,快,好,省”的商业操作方式,陷入表面、肤浅、随大流的视觉表现,反倒把那些最简单,同时也是最厉害的招式给忘记了。看到此文,回想很多,同时也想起大学时通宵做作业的情景,小伤感一下。 原文在这,我整理过的在这。 平面设计术语: 和谐,对比,对称,平衡,比例,重心,节奏,韵律 平面设计元素: 概念元素,视觉元素,实用元素,关系元素 元素的运用: 点、线、面的构成,渐变,重复,近似,骨骼,发射,特异,对比,密集,肌理,空间,图与底,打散,韵律,分割,平衡,基本形的各种排列

设计的过程

最近在做一套电视音乐播放器,刚开始设计的时候,让我想到这个问题。 接到需求,你是如何开始设计的?从哪里开始? 了解需求?然后呢?稍稍草图表现框架?然后呢?打开PS就开始干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是如此设计的;包括今天做这个播放器的设计。忽然,脑子里一念头一闪:“这算的上设计吗?” 稍微思考下,我觉得不算,只是常用设计元素和技法的拼凑罢了;再说的明显点,所有的设计活,就是拉拉渐变而已。 我想到“胸有成竹”这个词。创作者对所要表达的,了然于心;忽然,一气呵成。这才是设计吧。。。。 我做的,哪里算得上是设计,没有设计方向,边走边看,拐弯抹角,这个效果好,拿来,那个结构好,拿来。耗了几个小时候,都会有一个结果,嘿,看起来还不错,虽然这里是苹果的水晶或金属质感,那里是雅虎的配色,但效果不差呀。老板满意,客户满意,自己也满意,还能怎么着,大伙都这么干呗。 杯具啊。哈哈。 虽然设计有时候确实有点边走边看的意思,但如果开始的时候没有方向,不假思索的表演PS技法,绝不是设计。 我想有这样的设计能力,接到案子后,需求熟识于心,闭上眼睛,启动比酷睿双核更厉害的大脑,各种想法先在脑子里碰撞;渐渐的,脑中有一个模糊的形象;慢慢的,清晰了;不急,压抑自己,再想想;想法越来越饱满,实在忍不住了,那就,舞动PS或AI,瞬间释放。 嘿嘿,有点夸张和理想化。不过我真要锻炼自己这样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

感谢主

感谢主,我能活到今天; 感谢主,虽然颈椎,脊椎都疼痛,但我依然健康,有力量; 感谢主,虽然小孩将出生,金钱方面有压力,但如今我依然没有缺乏,不缺吃不缺穿; 感谢主,我的父母依然健康; 感谢主,我与妻子之间虽然有小小摩擦,但我们依然相亲相爱; 感谢主,能够认识你,希望时,快乐;失望时,依然有盼望。 今早的祷告,记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