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记事

我决定花10分钟写这篇blog。 上周,去苏州见父母了。第一次见父母。超紧张,装镇定。哈哈。 有谈判的味道。 我什么都没有,却希望他们将女儿嫁我。 只有诚实相待,有什么说什么。我告诉他们我没房,没车,而且老家的房子很破,或许多年后还是买不起房子,我也告诉他们我要创业,做点小买卖。 她的家人给了我一些要求。都是希望女儿能有稳定的生活,希望家庭和睦,和我关系和睦,和我家人关系和睦。 吃饭的中途,她母亲和大哥出去了一下,这个时候,她不擅言谈的父亲,很认真地说,从长远的发展来看,先在杭州租房比较合适。还大致和我做了一下买方和租房的比较。非常的感动。 她母亲舍不得女儿呀,舍不得把把她嫁到遥远的长沙。是个问题。我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回长沙。 晚上,他大哥“威胁”我。说大哥,其实也算半个长辈了,四十六岁了。他告诉我,他年轻时就是个混混,凡事靠打架解决,三四个人还近不了他身;他爷爷是国民党的武官,门下弟子80多个;他们那个村子,康家有两三百号人。然后,告诉我,以后不要让他妹平白无故的受气。然后,用那双豹子眼,很有意味的看了看我。哈哈。简直是恐吓。 我知道珍惜的。 这两天,虽然有紧张,也累,但却是非常开心的。 见父母的事,就说到这。 另外一件事,这周我休年假了。 说到工作,真的对我的同事们感谢很多。对老板也有感谢。和大伙相处非常的愉快,大伙对我帮助很多,没带早餐时分我早餐,还有对我的包容。 特别谢谢东东这个鸟人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包容。 这段时间,越来越不清楚怎么去做一个设计。憋得慌,闷得慌,无从下手。一个排行榜的Logo,一周下来都没有进展。 本来年后休假的,但最后还是决定利用这5天,好好思考一下。 很多想法需要梳理,有的需要总结。还要做一些视觉和创意的练习。 希望这5天,能有收获。 我24号就回长沙,希望到时见见一些朋友。 新年快乐,诸位。

关于婚礼

最近,今年,有很多朋友,同学结婚了。包括:我的老妹,杨扬,谭璐,唐柳。祝福你们。 但是,当有朋友,同学和说我,某某结婚了,拿多少钱比较合适;并在朋友圈,同学圈中广为打探一个合适的价位。送多了,自己舍不得;和别人相比,送少了,怕丢面子或是搞砸了关系。 我非常反感这样的问题。 我从骨子里反对并竭力远离一切虚无、不真诚的形式。 当我06年参加基督家庭教会的时候, 周弟兄说上海有姊妹结婚了,问有没有人想去参加婚礼。有好几个人报名了。我心里就在盘算,要送多少钱。周弟兄却说,礼物简单就可以,一束鲜花,一张写满祝福的卡片都可以,还有祝福的祷告。我顿时觉得非常的轻松自在。后来,他们的婚礼也是简简单单,但是非常的令人感动,他们也得到了很多真诚的祝福。 同时,非常讽刺的是,曾有朋友炫耀说,他们新婚晚上,等客人走后,夫妻两人坐在床上数礼金(包括谁谁送了多少),把钱摊满了整个床。 荒唐。悲哀。人生最大的祝福的仪式竟成了一场买卖。 最近经常谈到结婚的事,因为我可能今年要结婚了。哈哈。 所以,针对婚礼问题,现在我有必要做一个声明: 一、如果朋友隔的太远,我不会去参加婚礼,希望朋友能谅解。 理论上说,结婚是你的事,作为朋友,我知道你结婚这个消息就可以了; 二、我不会送钱,我没钱。小礼物(不超过100元)还是有的哈哈。 三、我的婚礼,严禁送钱,我拒绝收钱。包括那些收过我礼金的已婚朋友。 随随便便一个小礼物就可以了,不要超过50块钱,当然,我需要你的祝福。 如果朋友或同学看到我的声明,请互相转告:“王楠这个神经病、没良心的、不看重朋友情谊的家伙发了一个可笑的婚礼声明”。谢谢。 如果你不能理解我的声明,请不要邀请我参加婚礼或是来参加我的婚礼,我不在乎失去一个这样的朋友。 我希望和朋友之间的关系,如水般的简单、清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