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

Jan 18, 2021 at 5:58 AM多马说,我的主,我的神。(约翰福音 20:28) 耶稣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我已经喝过「耶稣所赐的水」,理应如生命转变后的撒马利亚妇人那样,「留下水罐子,去城里,对众人说(做见证)」。 耶稣说,「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 耶路撒冷 、 犹太 全地,和 撒马利亚 ,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昨天主日的讲道,也提到要「做见证、荣耀神」。荣耀神,就是在生活中(世界)的各处(教会、家庭、工作…),在自己身上彰显神的生命、性情。彰显之前,要活出神的生命与性情。 今天文中的祷词「愿你向我所施的慈爱、温柔、忍耐,能透过我向其他人表达出来」,很好的帮助我对「荣耀神、彰显神」的具体理解。首先,我要认识神、认识神的性情,经历神的恩典,「尝尝主恩的滋味」;其次,我的生命要被改变,脱下旧人、穿上新人;之后,将神的生命、性情带给我的改变,见证在人前。 就我来说,「慈爱、温柔、忍耐」,是我所缺乏的,对妻子缺少温柔,对孩子缺少忍耐。但我回看这十多年我的生命变化,实在是缓慢,但神依旧照看、扶持我。这实在是神的慈爱、温柔、忍耐。我知道主是怎样待我,那我也应当竭力活出来,见证祂。 章伯斯弟兄也提醒,不要让对服事主主的热情,超过了对主的热情。「成为合用的器皿」,是一个大前提。 感恩: 主日听到「荣耀神」的讲道; 最近的灵修、讲道(包括于宏洁牧师的讲道),都在提醒我:不要被事情抓住,要看重与耶稣的生命联结(关系); 借着一些事(一位向其传过福音的朋友过世了、老家的亲戚来上海治病)、几个人(一位特别火热传福音的弟兄),让我看到「传福音」的重要。也实在要悔改的是,现在对于传福音,是一种敬畏、害怕主,完成命令的「责任感」心态,而不是一种回应耶稣的爱的「使命感」心态。

Do you walk in White?

Jan 15, 2021 at 6:04 AM 所以,我們藉着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是要我們行事為人都有新生的樣子,像基督藉着父的榮耀從死人中復活一樣。 (羅馬書6:4) 未信耶稣之前,我是一个自己做主的人,似乎自己决定一切。 信耶稣之后,我一定程度明白「受洗归入他的死」「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我」「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等等这些神的话语,表明并告诉我,要把对自己生命的主权(本质上来说,我并不拥有、掌管自己的生命),交给耶稣。 这个主权移交的过程,非常的艰难坎坷。要像一个败军之将一样,跪拜在胜者的脚下,交出帅印。而且,是要心悦诚服、甘心乐意。 回想起来,自己也曾有过几次完全降服在神面前的经历,承认自己一无所能,毫无所有。在那些时刻,品尝到了「新生」的样子,体验到「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永恒中的感觉。 但是,我里面的愚昧、骄傲、悖逆,一次一次的发动「政变」,去夺取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主权。于是,一次又一次的陷入生命的低谷。 真是神奇的逻辑,放弃主权,意味着胜利。而且是,在圣经、和平、公义中的胜利。 感恩: 参加WD的活动。X、Y牧师的分享,有很多感动。更新了对「使命与异象」「责任感与使命感」「成为对的人、存对的态度、做对的事」的理解; 在一件事情上,全家经历了依靠神的生活。有平安、喜乐。特别是 Linda,原本她自己说「我不要做这件事」,但是祷告之后,她内心有感动(我相信是圣灵在她里面的工作),即使她想仍然说「我不想要做」,但口中说出来的却是「我要去做」,而且平安、喜乐; 儿子安然处于一个叛逆期。感谢神,我们能察觉到,在帮助他;

被神选召

Jan 14, 2021 at 5:58 AM 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以赛亚书 6:8) 对于神的呼召(Calling),是我成为基督徒后非常关注的一件事情,特别随着年岁渐长,就越来越关心。我甚至有点偏激的思想,认定神在我(每一个人)身上指定了独特的使命、一件特殊的事。某天,我会接到一个Call。 结果,我一直在等待中,但并非存有盼望与喜乐。 藉着章伯斯弟兄的分享,对于这段熟悉的经文有了更深的理解。 神这个「我可以差遣谁?谁肯为我们去呢? 」的呼召,既不是针对特定的人(以赛亚)说的,也没有「透露」具体的事情,直到以赛亚回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之后,神才说具体的事情。 似乎,从神的角度,神的呼召,或者说,神所呼召的,首先是一个甘心乐意回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的人,一个不问所作之事项,愿意单纯摆上自己的人。就如亚伯拉罕遵神指示出去的时候,还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希伯来书11:8) 而我,看重的是「呼召所做的事情」。更深的省察,我其实是希望通过一件事实现自己的价值。再深一点,我或许是在寻求通过做一件事,证明自己的的价值。「实现自己的价值」,在这个时代,听起来太正常不过了,同时,与「回应神的呼召」在表面上差别甚微,但实则差异巨大。 差异在于,有没有摆上自己为活祭,完全的否认自己、没有自己的想法,任由差遣。 章伯斯弟兄最后提醒我「被以为神会催逼你、恳求你」。的确,在一些服事、外部的需要上,我常有这样愚昧、狂妄的想法。 感谢: 与X牧师交流。关于父母在孩子信仰中的作用,他提到,孩子将来信主与否,是神的工作,父母要做的是,过好自己的信仰生活,有好的见证,不断的用圣经(及原则)教导孩子,不要做坏的见证使孩子跌倒。另外,在家庭时间安排、个人异象方面,他也有很好的分享。 关于一件事,与女儿深入的讨论、交流。在父母与女儿双方的观点有些对峙,双方都慢慢带有情绪的时候,我提议,我们各自去祷告,一会再来沟通。四十分钟之后,女儿拿着一张思考的图文出来,这是她在祷告之后完成的。接下来,她的陈述就变得非常冷静了(所以,我还两次和她确认:这真的是你所想的吗?你不需要为了让爸妈开心而说违心的话。)感谢神,带领Linda的成长,使她的心时常变得柔软、平静。 感谢神保守最近的家庭生活,我们在经历依靠神的生活。

你曾独自与神同在么?(二)

Jan 13, 2021 at 6:01 AM 无人的时候,跟随耶稣的人和十二个门徒问他这比喻的意思。(马可福音4:10) 章伯斯弟兄说,神藉着各样的事情,把我们带到一个孤单的境况,要对付我们的内心。 我困在事情中的时候,觉得「事」本身太重要了,以致「事关重大」,因此满目踌躇。但是,再复杂的事情,其实也是简单的,最终就是「权衡利弊」,连我11岁的女儿也可以对此做判断。 事情背后,最终是回到「内心」。困住我的事情,一般带给我内心这些问题:害怕、担忧、自责、焦虑、患得患失、苦毒、仇恨… 心的问题,需要带到神面前去「被对付」、清除。否则,即使当下「蒙混过关」,以后同样的事情仍旧会找上门来,触发相同的问题。 过去很多年,自卑,是我一直在处理的「心」的问题,还比较有进展。而当下「惧怕」,是我要面对的(似乎也是我的孩子要面对的)。 感恩: 与WD交流,参加读书会的分享。其中YJ的分享很好「圣经中大部分的描述,都不是得胜的,都是在旷野、愁苦、怀疑的,这是人真实的样子。而有信心的人,如诗人,最值得效法的地方在于,真实的表达自己,而且即使是在愁苦、低落中呼喊「神在哪里?」、咒骂「将仇敌的婴孩摔在石头上」,也是与神保持连接,在神里面」 感谢WL姐妹的帮助; 晚上带儿子学习朗读,让他看着我的嘴唇跟读(虽然我有些普通话不标准),原本含糊的发音变得清晰。很欣慰孩子的顺服(期间也是挨了板子的、同时也得到糖果奖励)、变化;

你曾独自与神同在么?

Jan 12, 2021 at 6:07 AM 没有人的时候,就把一切的道讲给门徒听。(马可福音4:34) 我的生活中,即使现在几乎处于隐居的状态,仍旧很多人和事时刻牵引、影响我的心情,影响我的生命状态。但是,就如章伯斯弟兄今早所言「别人的生命都不过是比喻,神所要的乃是我们对自己的反省」,我的生命更新、变化,是需要独自的来到神面前,而且唯有这样。 「没有人的时候」,我独自与自己相处的时候,或许是最诚实的。但仍旧或许是自负、骄傲的,自以为很了解、认识自己。这样的「自以为」,仍旧是用我的眼光、标准看自己,觉得自己「还可以」。 但是,如果真正的独自与耶稣相处,就会看见真的眼光中的自己,就会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求主帮助我能够、也愿意独自的与耶稣相处。 章伯斯弟兄说,「一个人的生命的更新至合神的心意,是一项缓慢的工作」。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例子。感谢神的爱与忍耐。看到自己的缓慢,也能更多理解别人的缓慢。 感恩: 感谢与Z姐的交流。他们家庭,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家庭的榜样; 感谢借着一个事务,虽然我们还在探讨、寻求之中,但这个事情本身,有很多意义:我和延冰更多的去了解、研究这个方向、孩子(主要是女儿)能参与并直接体验到利益权衡及人心的原样、有限; 感谢女儿所在的学校。最近与女儿的讨论中,她的思考、表达能力让我略有惊讶(或许是之前没有事情能如此深度交流),给我出谋划策的样子,让我感觉自己提前进入老年期;

我对神的顺服,将损害别人的利益

Jan 11, 2021 at 6:10 AM 带耶稣去的时候,有一个古利奈人西门,从乡下来;他们就抓住他,把十字架搁在他身上,叫他背着跟随耶稣。 (路加福音23:26) 最近有一件事,我们家庭难以决策。为此,昨晚还进行了交流、讨论(孩子也一起参加了)。 顺服神,有时是会损害别人的利益。比如,不顾家人的反对去跟从耶稣时,面对与家人的关系破坏(常见以断绝家庭关系相逼);比如,为了诚实无伪如实交税时,增加了公司的成本; 昨晚的讨论,并没有结果。到最后,我们走到一种左顾右盼、瞻前顾后的无从抉择的地步。读完今天章伯斯弟兄的分享,我意识到,难以决策的原因在于,我们一直仅仅在计算自己家庭的利益与损失(孩子一起参与这样的计算)。却根本没有去思想神的心意(顺服神),以及他人因此承受的损失(可能是一些心理上的受伤)。 章伯斯弟兄今天在文末提醒我,「要当心这个意念,你顺从神,却指定神照你的意思行事」 所以,在这件事情,做决策之前,我们家庭需要思考两件事: 在这件事上,神的心意是什么?两个选择,看起来不是那么大是大非,当下的差别很小,但长远来说,会去到不同的方向。只有知道神在这件事上的心意,或许也可以理解,在这件事上,圣经的标准是什么,我们才能正确的顺服; 我们准备好单纯、一味的顺服,准备好附上代价、一切后果交给神了吗? 感恩: 前天晚上入睡前(1月9日)因一件小事不能答应Linda而让她难过,她说「恨爸爸」「别人家更好」这样的话。我很受伤。感恩的是,多次不同时间与她沟通的时候,圣灵提醒我,不要说抱怨、无意义、伤害人的话,如「别人家好,那你去别人家吧」。感谢圣灵的保守,让我能够克制,尽力站在孩子立场与感受去交流。(我所体验到的「圣灵的提醒」,并不是耳朵所能听见的声音,而是心里的一个提醒) 周日的讲道告诉我基督徒的生活:每一天都从世界分别出来,与基督联合,敬虔行善度日,不断的成为圣洁; 晚上家庭(孩子一起)一起讨论事项;

求神省察

Jan 9, 2021 at 7:57 AM 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撒罗尼迦前书5:23) 清早起来,意识到一个问题。昨天是周五,整个人似乎都松懈下来,原本晚上10:30要睡觉,但我却看一个武侠电影到午夜,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娱乐喜好。一直,今早闹钟在5:30响起的时候,我半睡半醒之间名正言顺的自言自语:今天是周六,就晚点起来吧。于是,醒来时,就7:30了。 如同出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样,已经脱离过去,过上新的生活,但却还总是想着「从前在埃及为奴的日子」,回到「罪中之乐」。 似乎,在基督里的生活,似乎是劳苦重担,所以,需要在周末、假期,暂时放下这些劳苦重担,按着世俗的标准去享受快乐,有时候是毫无节制的享乐。 这是我第一次想到「在基督里的生活是劳苦重担」这一点。我祷告说,求 神帮助我,休息,也是在基督里休息。 保罗为我们祈祷:愿赐平安的 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完全无可指摘。(帖撒罗尼迦前书5:23) 没有人可以自己保守自己的灵、魂、体的圣洁,以至于在全然圣洁、公义的 神面前完全无可指摘。使我(我们)全然成圣(达到 神的圣洁标准),是 神亲自的工作。那我当做什么?我想,应当是尽心、尽性、尽意的爱 神。应当竭尽全力的用自己的心思、性情、智力、意志去爱 神。只是凭感动、感觉,是不够的。 顺着章伯斯弟兄的推荐,读了诗篇 139 篇,感动于神对我(人)的保守,远非我们能想象: 1 耶和华啊,你已经鉴察了我,认识我。 2 我坐下,我起来,你都晓得, 你从远处知道我的意念; … 13 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 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 16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 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 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感恩: 1. 早上与 L 弟兄交流,基本上已经做好了决定; 2. 坚持了一周的 5:30 灵修、每日 5 章圣经。感谢 神带领;(的确,我也有努力,用意志、力量去坚持。但使我如此甘心乐意去做、灵修时感动,是圣灵在我里面的工作) 3. 与 YT 弟兄交流。(读到帖撒罗尼迦前书5:12-13 弟兄们,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诫你们的。又因他们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你们也要彼此和睦。

我的祭是活的吗?

Jan 8, 2021 at 6:06 AM 他们到了 神所指示的地方, 亚伯拉罕 在那里筑坛,把柴摆好,捆绑他的儿子 以撒 ,放在坛的柴上。(‭‭创世记‬ ‭22:9‬‭) 虽然一开头,章伯斯说「这件事(亚伯拉罕献以撒)正反映出我们所犯的错误,以为神对我们最终的要求是死的祭」,但是,我认为亚伯拉罕对神的要求的理解,是没有错误的。神要求他将以撒献为燔祭,他就完全照做。 虽然献上的是儿子以撒,但对于亚伯拉罕来说,实在是献上了他的生命,因为以撒是他独一的儿子,承受神对亚伯拉罕应许的那一位。 神喜悦、接受亚伯拉罕的「献上生命」的信心,赐下一只公羊,代替以撒献为祭。 但人心的败坏,变得只有献祭的行为和献上的物品,而没有神所喜悦「献上生命」的心思。诗篇51:16-17,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悦,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罗马书‬ ‭12:1,所以,弟兄们,我以 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 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神所要求、所喜悦我所献上的,不是死的祭物,即不是献上自己暂时所拥有的事物,而是要将我的生命献上,将自己作为一个活着的祭物,献给他。如果能这样献上,那献上其他「身外之物」是很自然的。 一直以来,我能坚持十一奉献,但很多时候,是凭着「敬畏神」去做的(害怕被惩罚),而不是有单纯的「献给神」的心情。是一种「纳税」的心态,仍然看自己为财物的主人,「神的归神,剩下的归我」。以至于每次读到马太福音19章中耶稣对年轻财主的要求「去变卖一切,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时,我心里面就忧愁,就像那位年轻财主一样,最后「忧忧愁愁的走了」。 所感恩的是,2020年末到现在,我略微有所改变,祷告中也愿意将自己献上,将一切所有的献上。我想,这是圣灵在我心中的工作。 神让我有所舍弃「不能存到永恒的」,「献上生命为活祭」,实则是让我去得到那存到永恒的,也就是与耶稣基督同享复活的生命,永远活着的生命。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今天章伯斯弟兄有一个很好的提醒,「我们似乎认为神总是要求我们丢弃万事….他要你做活祭,献上因信耶稣得救成圣而得的一切才智力量。」 过往(两三年前),我常会陷入到一种错误的思想中,看待教会服事之外的工作没有意义,看待自己的专业没有意义,固执的认为,只有直接做服务教会的工作,才是最有意义的。 读了一些书籍(比如《工作的意义》)之后,观念更新很多。现在,特别是今天的灵修,让我更明确的是,如果我要服务教会,我不必丢弃十多年的设计能力,选择另外的专业方式去服务(当然,其实我也不一定要将设计能力直接服务教会。但如果我真的非常愿意服务教会,那又有什么不好呢?)。神对我过往的带领,在职场、专业上对我的磨练,不是枉然的。我愿意以「献上生命」的心态,去献上职业技能。 感恩: 昨天早上,与一位年长的XJK 老弟兄有坦诚、深入的沟通。他给我了做了很好的见证与榜样,在「人生的下半场」方面,给我了很好的建议与劝勉。 中午时,安然一直说肚子疼,差不多有两天了。我和延冰赶紧送他去医院。路上有很多担心(因为最近常常看到重病/绝症孩子的信息),边开车边祷告(最后有些信心能够去全然交托)。后来医院检查下来,健康。感谢神!(我相信是神的保守) 和妻子延冰有越来越多的交流;

与耶稣亲密

Jan 7, 2021 at 7:14 AM我与你们同在这样长久,你还不认识我么?(约翰福音14:9) 耶稣这句话,是在回应与引导腓力。前面,耶稣说「你们若认识我,也就认识我的父。从今以后,你们认识他,并且已经看见他」,于是腓力说「求主将父显给我们看,我们就知足了」 耶稣与门徒在一起生活三年,不仅是言传身教,经历耶稣所行各样的神迹奇事,而且,还耶稣赐予门徒们能力行神迹奇事。这样,还不能让一个门徒真正的认识耶稣吗?从腓力来看,显然是不能的。我想,原因或在于,腓力仍旧以自己的有限(必须将父显现出来)、自己的诉求(使自己知足)去认识耶稣,所以无法真正认识耶稣。 什么是认识?是一种相互的关系。章伯斯用 Thought 思想、Heart 心、Sprit 灵来描述后面耶稣要「称我们为朋友」的关系。 人(我)是有限的,身体能力有限,思想有限,理解力有限;人(我)充满罪恶的。这样的人,这样的我,是绝无可能在思想、心、灵层面,与全能、至高、圣洁、荣耀的耶稣建立、发生关系。就如一个满身污秽的逃犯,怎么能与一位威严、荣耀的君王认识一样。 常说,狗眼看人低,类比就是,人眼看神低。要真正认识神,需要在神面前的谦卑,在神面前承认自己的有限、罪恶,求神洁净自己的心思、动机意念,求圣灵来引导,赐予理解圣经的能力。 以上,我略微知道认识神的方法,但我里面的罪恶,我的悖逆,总是阻碍我去用这方法去认识耶稣。需要保惠师(Helper、Comforter) 圣灵的责备、提醒、保守,也总是感谢圣灵的帮助与保守,因为我在属灵低谷时,毫无救拔自己的能力。 认识耶稣,是一生之久的过程。我想,直至生命总结,也无法完全认识耶稣。但是,就如章伯斯所言,当一个门徒肯下功夫追求与耶稣更亲密的关系,他就喜乐了。我认为,就我的经历来说,真是这样。每一次(几乎是每一次),只要我开口读圣经,我就喜乐;每一次,原本与神相背的身躯,只要我顺着圣灵的提醒,扭转1度转向神(只要1度),我就喜乐。我想,这对我是一个神迹。 感恩: 昨日去杭州顺利的与C交流。末了,与YC弟兄坦诚、深入的交流想法、信仰; 从杭州回来时,天色略晚,几乎发生一次与前车的碰撞。感谢神的保守!(有一段路,6 车相撞)(我希望「感谢神的保守」不是一句正确的话,不是顺口溜,是我真正的相信,神在护理、保守我) 感谢XF弟兄赠送的竭诚为主的英文版书籍。对比之下,更多了解章伯斯弟兄的分享。比如今天的分享中,对于「友谊」的描述是:人思想与心灵的契合。而英文是:Thought、Heart、Spirit。意会之下,英文表达的意思更完整。

敬拜

Jan 6, 2021 at 9:33 AM 从那里他又迁到伯特利东边的山,支搭帐篷,西边是伯特利,东边是艾。他在那里又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创世记12:8) 章伯斯说,敬拜就是把神给你最好的东西,献给祂(凡是你最好的东西,都要小心处理)。我的最好的东西,我所看为宝贵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我的,而是神所给的。现在,我有哪些看为宝贵的东西呢?我的时间(生命)、专业能力、钱财、子女,暂且想到这么多。其中的每一件,我都不能以敬拜的心情,完全的摆在主的面前献上。我看这些为宝贵,看这些为自己或赚取、或理所当然拥有的。我已经非常明白,自己不是这些的主人,但就是顽梗、悖逆、愚昧的去盘算、掌控这些。所感恩的是,这半年以来,我的心稍微软化,愿意跟随耶稣,愿意一点一点的把神的物交还给神,像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求主赐给我完全摆上、全然敬拜的信心。 另一部分,章伯斯提到,属灵生活中,敬拜、等候、作工,其实是不分阶段,融合并进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提醒。我现在处在一个「等候」阶段。过往,为了某件事或者某个方向,一开始我热切祷告、耐心等候。但是在等候的过程中,我很快会变得焦急、焦躁,进而慢慢的离开神了。而真正的属灵生活,的确应该是这三者并行。在敬拜中等候,等候之时,也要积极的作工(尝试)。脱离了敬拜的「等候」,就不真的是在等候神了。这是我粗浅的理解。 今天的经文,自己的理解不多,只好借由章伯斯的分享来帮助我理解了。我认为这样的方式,没有不妥,就好像遇到难懂的经文,与身边的一个成熟弟兄交流一样。这也是文字的魅力吧。 今日在杭州办些事。早上6点出发,9点到杭州。花了几十分钟在车中完成了今日的灵修。 感恩: 感谢神赐给我爱我、关心我的妻子。身体不舒适时,为我按摩、推拿。也常常听我说话,甚至听我抱怨; 与妈妈的关系,恢复一个自然交流的状态。前段时间,她对我有点生气; 耐心的辅导之下,儿子安然能够明白三位数的加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