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春节

经过晚点近60个小时火车旅程,40分钟的长途汽车,2小时左右的公交车,15分钟的摩托车后,终于到家了.

父母看起来了又苍老了很多,特别是父亲。和父母的交流很少,长期以来都是这样的,一家人都是内向型。很多事情都放在心里。但是今年有一件事,父母都提出来了,甚至我弟弟也提出来了,那就是,我应该找个女朋友,考虑婚姻了。当然,这事以前家人就提过,只是和家人面对面提及的时候,我觉得莫大的压力。走亲戚时,逢人必问我谈了没有。差点就搞了一次相亲。

再就是,父母提醒我今年需要节省点,多存点钱,或许要考虑在长沙买房子,因为要结婚嘛。

从心里认为,父母说的都对 。可是我心里要的生活方式不是这样。其实,我也不大清楚自己需要怎样的一种生活,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方向,但我认为这个方向是不会错的。我不想去刻意的追求金钱,甚至不考虑买房子。对于婚姻,我不会因为外界的压力去寻找,顺其自然。非常清楚自己本身还有很多软弱,还不具备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心与能力。我想再漂两年。想去北京生活一年。

在家里心里比较矛盾,痛苦。我认为自己是自私的。和冬瓜交流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让我比较安心的话:对于父母,需要孝顺他们,但不要受限于父母一辈的价值观。

初三晚上,父亲再一次和建议我往教师方面发展,提到某熟人运气好,也费了一点周折,在附近学校找了份差事,学校安排了房子,今年买了个三四万的小车。“稳定”,父亲不止一次的提到。还在我读大一的时候,父亲就建议我去当老师,至今都没有放弃这样的建议。这一次,我说了一句很牛叉的话来反驳他:我想过当老师,是以后,没有生活压力的时候。当老师就要做一个好老师,认认真真地教学生。如果为了稳定,为了钱财,这样的老师不会好到哪里去,会害了人家小孩子。父亲再也没说话了。估计今后不会提及教师这个事了。

在家的生活,和往年一样,吃吃喝喝,烤火,看电视… …信仰生活一塌糊涂,没有看过一段圣经。初四,礼拜天。和冬瓜,冬瓜妈妈一起去了镇上的一个小教堂礼拜。第一次参加乡村教堂的聚会,非常的感动。老公公,老婆婆,中年妇女,青年男子,小娃娃… …不同的人,但大家都听得认真。讲道非常的好,纯朴的语言,引用的例子也是乡村的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唱赞美诗的时候,方言唱得,我居然没反映过来。之后去一个姊妹家里吃饭,她家三个女儿,两个在上大学。家里看起来清贫,但一家人非常的开心,满足,幸福。
感觉得到,他们对生活充满希望。

再次让我思考,幸福关乎金钱与物质吗?

从初三就开始关注回程火车票,初五那天我去了火车站排队。完全不意外:没有票。随即坐彭立珊去了学校。也是快毕业三年的人了,算是阔别。校园非常安静,一个人把学校那几条经典的路走了一遍。感慨很多。自然会想起两年前的恋爱,回忆起来相当的美。青春,又离我远去两年了。最近两年,每次提及“青春”这个词,总是无限伤感,因为她离我越来越远,直到有天我再年轻。想起大学时的生活,上课,宿舍生活,通宵画图,逃课,踢球;想起同学们,老张,老彭,陈滨,小孙,卢地,王涛,老赵,韩斑斑… …,这些或朋友或畜牲们,那时或融洽或矛盾,回想起来真是美好,顺便也想问问,你们最近在干吗?

走在校园的小道上,看着那一幢幢的建筑,我在想,四年大学,学生应当学会什么?大学应该给与学生什么?对于偏重技能与技术的专业,毫无疑问,需要教会学生技能;个人认为,对于更普遍的学生,学校应该让学生通过四年的大学生活,明白什么是美?什么是爱?勇气、善良、正直、自信。学校不是一个商业的场所!或许某天我会从事教育。

初五下午见了老妹。两年没有见面了。聊了彼此的生活,更多的聊了信仰。真的希望老妹某天能够有信仰,并依靠信仰过内心平静、喜乐的生活。心里有很多的亏欠,因为自己信仰的不坚定,和她谈起信仰的时候,感觉到有些苍白无力。真的希望那位掌大权者能眷顾我这个老妹。Thanks God.

晚上住在王涛家里。大一时候很好的朋友,大二下半期有了一些误会,一直不相往来,毕业散伙饭时,终于“一醉泯恩仇”,重归于好。其实就那么点小事。现在又是很好的朋友。生活很认真的一个人了。找了老婆,买了房子,生活幸福。哈哈。晚上我睡他们家沙发,住在自己房子的感觉感觉应该很好。但我不会刻意为了房子而生活。和王涛聊了一些媒体的话题,和互联网挺像。也聊了满多他的生活,我的生活谈的少,但感觉大家生活都挺辛苦的,也很充实。早上吃了他妈妈做的饺子,很好吃。这一次来的非常匆忙,忘了带份小小礼物。过几天补上。

这些文字居然写了两个小时,不详写了。记个总体流水账:

2月 3号,杭州雪。

2月4号下午4点的火车。排队,被告知晚点至5号中午12点。

2月5号中午12点,排队,被告知晚点至下午4点;4点被告知,晚点至6点;6点被告知,晚点至晚上8:50;晚上8:50,终于 开车了。

2月6号,火车在株洲站排队进站,耗费2个小时。(居然堵在家门口了)

2月7号,在奶奶家里过年。和二叔家的关系不大好,关系和陌生人一样。奶奶病重,或许…

2月9号,在舅舅们家。大年晚上给他们拜年时被问到有没有带女朋友回来。我顺势说带了,结果,2月9号,全部在等我的女朋友出现,红包都准备好了。哈哈

2月10号,小镇教堂礼拜。下午与冬瓜聊天。

2月11 号,重游母校。

王涛

老妹

2月12号,定机票,与虾米嬷嬷见面;与花花见面。

花花

海哥哥(给三个女人提包,牛叉)

2月13号,回杭州。 搞卫生。整理一下,小屋子住住也不错。

2月14号,上班了。

One reply on “08春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