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第三季度

这是我第一次厌恶秋天,

的确是秋高气爽的日子,但随天气变化加重的鼻炎与干眼症,让我丝毫“爽”不起来,还有,该死的嘴角上火起泡。

尽管坚持早上六点半打篮球,但到了傍晚的时候,身体变得很疲惫。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生活,离开稳定、低效、混乱的环境;

当然,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至少我认为是这样,虽然中途有些让人兴奋的事情发生。

 

 

“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到底想做什么?我到底能做什么?”

不能回避但目前自己还无法解答的问题。

 

 

我离开信仰很久了,仿佛一条离开水,在天空中漂行的鱼一般。

“上帝待我不薄,尽管我时常否认”——有一天我忽然这么想,在我信仰低谷的时刻。

的确是这样。

过去的一两周时间,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死阴幽谷”,

无安全感、怀疑、猜测、无保障、论断、贪婪、绝望、放纵、麻木、消极、没有节制,等等。

 

 

“无论外界怎样变幻,必须朝自己的方向走出自己的节奏”——有一天,我这么对自己说。

从六月三十日至今,已经是三个月了。

一个季度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真快!

 

 

好了,某某老大,希望你靠谱,我留给你、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