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风的爷爷

对于死人或垂危的人,一直以来都害怕。但看到神志不清的爷爷时,并没有害怕的感觉。他还是个活人,虽然右眼已经模糊。

贴着他的耳朵,我大声告诉他我回来看他了。姑姑说,没用的,他已经分不清楚了。

当我握着他的手,抱着他的头,将我的额头贴在他的脸上时,发现他左眼角流出了眼泪。

他不但活着,心里还非常的明白。

家人说,爷爷估计撑不下去了。

但我总觉得,他还会好起来的。

想着,如果能再次看到爷爷爽朗的笑着,该是多么好的事情。

我给他祷告,希望他能接受耶稣。对此,我真的缺乏信心;不但没有信心,反而有很大的压力。老婆告诉我,上帝会在其中做工的。

我想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