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的我

“你不要回来,费钱又耽误工作,下次再回来”。爷爷中风了,生命的边缘,本打算回去探望,但电话中爸爸这么劝我。

我明白他说的“下次”是什么意思,接受了他的劝告。这是上周五的事情。
一直到这周,我心里一直不舒服,时常感觉亏欠。
周二早餐,和老师一起灵修,提到心中的感觉。
“当然是活着的时候看他好,能给他心里安慰;死了以后去,面对一具尸体,有什么意义?”老师这么提醒我。
我心里顿时变得清醒,并很快决定当晚坐火车回去。(其实,最重要的事情是,让爷爷确信之前接受的信仰,接受的耶稣,这样他的灵魂才可以得救,上天堂。)

心里释怀很多。并且,发现自己容易因为他人的观点陷入糊涂状态。我需要更独立的思考,更坚定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