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富能仁传》

福音小册子的大能 1906 年,20 岁,出生于英国富裕家庭,精通数学、音乐的基督徒 – 富能仁(James Outruam Fraser),被一本同学所赠的福音小册子深深打动。册子上一段简短的话,抓住他的心,给他的人生带来转折: 我们的主若今天回来,发现有数百万、数千万、数亿的人还没有听到福音,还在不停地寻求。祂肯定会质问我们,要我们回答。我真不知道我们将如何作答。 但有一件事我可以确定,就是我们现在昧着良心、习以为常的大多数借口,一定会让我们全然羞愧! 因此,富能仁大学毕业后,立即向戴得生创建的中国内地会提出宣教的申请。内地会吸引他的其中一点是:对于宣教的经费,内地会从来不求人,不劝募,不诉苦,不依靠任何人,单单仰望神。 为信仰付上代价 满腹学识的富能仁,从优越的文明城市 – 伦敦,进到中国云南傈僳族居住地,当时,是荒蛮未开化的。为此,首先,他必然放弃多年在英国的所学。进到傈僳族地区,糟糕的生存环境(原始、脏乱差)、外在的生存危险(被族人追杀)、与西方迥异的饮食方式(汉人都不一定能接受)、居住方式(睡在泥地里)、语言障碍、身体&灵魂的孤独感(很长一段时间他孤身一人传道)、傈僳族人的叛逆(信得快,背叛的快,如此反复)、福音工作的长期没有成果(来中国 5 年成果惨淡)、家人朋友甚至宣教士的不理解(多年未见的亲哥哥当场嘲讽他),等等,这些是他为信仰、为福音付上的代价; 相比之下,我的信仰生活,我们这一代人的信仰生活(不管是城市的,还是农村的,特别是城市的人),过得真是太轻松了。需要有付上代价的心。 随时随地传福音 富能仁随时的在大街上传讲福音,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为了福音,他热衷于与路人搭话闲聊,可以连续走十几天的路程去深山村子里讲神的信息。同时,他因为爱,他与同工搭救被人打的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多管闲事」般的背着受伤的路人去救治。这些,让傈僳族人看到他的不一样。 他是为傈僳族的信耶稣而来,这是大使命压在他身上的重担。就像他在日记中所写,他希望这样的重担,压在每个基督徒的身上。我真是欠福音的债。 祷告的能力 即使传道的生活很忙,富能仁还是将一天中最宝贵的时间用于祷告。他写道:过去,我一直以为第一是祷告,其次是教导。我现在觉得,第一是祷告,第二是祷告,第三是祷告,第四才是教导。 富能仁在上海养病时,与「剑桥七杰」之一,当时中国内地会总干事 何斯德友建立珍贵友谊。何斯德告诉富能仁「多祷告可以帮助自己节约时间、精力,不祷告就会浪费时间、精力」。富能仁深受这位长者影响,每天与他一起祷告,往往长达数小时。 富能仁的一个祷告方式:他会把祷告题目,像讲章提纲一样逐条写出来,然后祷告。这真是一个好方法。 代祷的能力 彼时傈僳族是一个拜鬼怪、偶像崇拜泛滥的地区,孤身一人的富能仁,需要有同工。当时内地会虽然给予了足够的支持,但仍旧无法安排同工搭配。富能仁给远在伦敦的母亲写信,请求伦敦的基督徒组成专门、长期固定的代祷团队。 富能仁定期给代祷团队写信同步工作进展及状态,写得很客观,得胜的、失败的。所以,尽管代祷团队远在伦敦,但他们却对富能仁在傈僳族的服事有足够的感同身受。富能仁多次表达,在傈僳族的工作,与代祷团队是分不开的。 书中提到一个细节,让我非常的触动。富能仁给伦敦写信,信件从云南山中辗转到伦敦,需要 6 周的时间。所以,很多时候,代祷团队所祷告的事情,其实已经早就发生成为过去了。即便这样,富能仁还是请求团队坚持祷告,并且,看到祷告的果效。 神的大能 富能仁来云南的最初五年,事工基本上没有什么成绩。这段时间,他绝望,并且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但最终依靠圣经的话语,抵挡魔鬼。 之后,他像农夫一般的耕作、撒种、浇灌,但什么时候收割,富能仁其实也不清楚,需要耐心的等待。 福音浪潮终于来临。原本,富能仁只是打算去以前服事过的「滩岔」看一下,如果那地的信仰情况没有变化,他愿意先去别的地方工作一两年。但是当他「不经意」的访问,却带来了福音的复兴:一家一家的人、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信主、离弃烧掉偶像祭物。 书中所描写的福音的复兴,真是大快人心、激励后辈。从书本回到现实,回到现今,回到个人生活,往往却看不到神那般的大能。为什么?甚至,有时候是灰心、失望、怀疑。 富能仁弟兄的见证,给了我很好的激励:不要灰心,对神持定信心;像农夫一样耕作、撒种、浇灌,忍耐等候收割。 不要忽略撒旦的权势 傈僳族,家家户户有神像祭坛,在这样的环境中,富能仁的服事,简直是与魔鬼正面交锋。他所做的,就是从撒旦手中抢夺灵魂。很多时候,傈僳族人的信仰是反复的:信耶稣离弃偶像,之后,又离开耶稣回到过去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富能仁有非常多的奉耶稣的名赶鬼的经历。 作为基督徒,我的生活,过得非常的正常(我想,很多基督徒和我一样吧)。生活中,也会有挑战:工作的难处、人际关系、家庭关系、健康问题,等等。其实,也会把这些交在祷告里面,似乎,神也成就了。 但是,信仰,祷告似乎只是在解决一些现实问题,而不是如圣经《以弗所书》6 章 12 节所说「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我想,并非不是没有「属灵的争战」,只是被欺骗了。当我为父母传福音未果时,我口口声声说没有什么撒旦的权势,其实,母亲私底下是有拜偶像的。等等。也包括我,很多时候内心感到空虚抑郁,其实,也是撒旦的欺骗。 ‭‭以弗所书‬ ‭6:11:要穿戴 神 所赐 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 Amen. 附:富能仁介绍(百科) 富能仁(James Outram […]

2019 春节几件事

陪伴父母 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寄宿,之后二十多年,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时间,非常少,特别是工作后,每年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不过两周。 可能是我过于独立,骨子里也有对父辈的叛逆、不认同,与父母的关系,感觉不是那么的亲近。在自己有了孩子后,换个身份思考,如果以后我的儿子这么对我,是很凄凉的事。以此,有反思。 父母真的老了。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生活在一起?特别是一年只有十天不到的时间相处。我想,在往后的十多年时间里,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与父母生活、与他们交流、照顾他们,这一定会让我感到遗憾的。 坐在火堆边烤火时,有那么几个时刻,我很想仅仅是为了父母搬回长沙。虽然这些微冲动,最终被更复杂的考虑因素所冲淡;但很明显,陪伴父母,会在我日后的生活中,占据越来越大的位置。 给家人&亲戚传福音 原本希望能给个别家人传福音,但实际并没有具体行动,最多在几个亲戚面前,提到了「教会、基督信仰、耶稣」这些名词。从结果上看,传福音是失败的。但相比去年,今年并非完全没有进步,这一点在于,我对亲戚们的眼光与态度,发生了变化。 亲戚,虽然是亲戚,但大家坐在一起,彼此的交流,非常的肤浅:表面的嬉闹、玩笑、寒暄。既不分享个人的喜悦,因为怕别人眼红或闲语;也不太聊生活中的愁苦,讲的人不愿家丑外扬,听得人,不愿自惹麻烦。 今年,当我抱着要给亲戚们传福音,以爱的心态对看他们时,心情有了很大的变化。长辈们的衰老、虚空、对子女的关爱(有的是深深的担忧),同辈们的压力、子女教育上缺乏方法,等等。 我希望能与亲戚们,多说几句话,聊得深入些,能够了解彼此的生活,能够建立关系(今年如果有闲时间,想邀请几位长辈来上海玩)。 读书 – 《富能仁传记》 春节期间,见缝插针的读完这本书(走亲戚时,也带着这本书)。富能仁,是 20 世纪初来华宣教士,他将自己奉献给云南傈僳族的福音事工。富弟兄的信仰历程,给了我很大的触动与激励。 之后,要写一篇读后感。在此,我想先快速记下几个点: 任何「不传福音」的借口,都是昧着良心且全然蒙羞的; 祷告及代祷的能力;(以前我忽略这个,如果我需要操练祷告。将所有事情,都放到祷告里) 农夫般的忍耐等候:耕地、播种、等待;(我时常忍不住揭开土看看有没有发芽) 信仰、福音,要付上代价;(我的信仰生活过的太轻松) 说实话,我不太爱看书。但能够静下心来读书,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很完整、连续、沉浸的体验。相比之下,刷朋友圈、浏览公众号文章,过于零碎了。 长途自驾 单程 1100 公里,五百多公里的中途,找个城市歇息一晚,顺便简单游玩。去长沙时,在景德镇游玩、休息;回上海,歇在衢州。首次这么长途开车,也算是一个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