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高总经理高峻在奥美培训会上的演讲

看过很多次,几乎每年都会读一次,再次读,给自己打鸡血: ------------------------------------------ 在座的各位,精英中的精英,我想,请你们停下你们手中的笔。 因为,你们不需要笔记。记了也是白记,你们会场上是认真学习的样子,下来照旧却要像个什么也不懂的新手一样,听从你们的上司、客户的指使。你们最终所能做的,好像只会是屈从,屈从、再屈从。 我很抱歉—如果你们不喜欢这样的开场。我想请你们为我做一件事。 请你好好看一看周围,看一看坐在你左边的同事,看一看坐在你右边的同事。请你设想这样的情况:从现在起5年之后,10年之后,今天坐在你左边的这个人会是一个广告行业的失败者;右边的这个人,同样,不是个失败者就是个逃兵。而你,站在中间戴着黑框眼镜、留着长头发、小胡子的家伙,你以为你这幅大师的打扮会怎样?一样是失败者,失败的经历,失败的总监、总总监。 说实话,今天我站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二十八个广告大师的灿烂未来。我没有看到二十八个对中国广告行业有着卓越贡献的领显贿,我只看到了二十八个失败者,二十八个未来广告圈的木偶。 你们感到生气,这是可以理解的。 为什么,我,高峻,一个从未在什么4A公司甚至没有在任何广告公司从业的人,竟然在业内最具声望的公司里这样狂妄地散布异端? 我来告诉你原因。因为,我,高峻,在这个国家最有资格和国际4A公司抗衡的人,能够将自己天才的想法最大限度的实施和执行,而你不能。 因为,这个世界上也是这个星球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广告大师奥格威,也是你们的老板和同事,他能够做主将打击员工士气的客户炒掉,而你不能。现在的奥美,再过一千年也不会再出一个奥格威。 那个被评为20世纪60年代美国广告“创意革命时期”旗手之一的伯恩巴克,也是在葛瑞等一些广告公司工作了七年后,毅然自己做了老板。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能成为大师的原因了吧,因为你们有想法,却没有施展想法的自由。 你们很痛苦,能够理解。因为你们所有的激情和想法最终只能像树上的叶子,发芽、变绿,然后枯黄,无人照料的飘落,年复一年,一层一层,伴随着时间慢慢的腐烂、消失。等到你们老去的时候,你的回忆录里将会写满了“在某某公司的几年里,跟从某某,虽然…、但是…之类充满阿Q的逻辑语言。 你们感到沮丧,这是可以理解的。 你们需要用笔记下那些所谓的策略工具和创意方法。你需要它们,因为你没有创造的自由,只能一味的执行和模仿,所以你永远不会成为你理想中的广告大师。哦,当然,你如果够勇敢一些,也许,以你的聪慧也可以跻身成为什么中国的广告大师,就像孙大伟、招嘉宁。但,我或许不用告诉你他们每次作业时,还是要老老实实的遵从AD的Brief? 据我所知,招嘉宁也曾突然醒悟自己开过公司,只是,哎,可惜,中毒太深了。 现在,我猜想你们中间很多人,也许是绝大多数人,正在琢磨,“我能做什么?我该怎么去做?”。太晚了,你们已经吸收了太多东西,以为自己经历了很多,懂了很多。现在,我猜想你们中间很多人,也许是绝大多数人,正在琢磨,“我能做什么?我究竟有没有前途?”当然没有。你们再也不是22岁了。你们有了千篇一律的套路,虽然你们今天穿着五颜六色的个性外套。 嗯……你们已经非常沮丧啦。这是可以理解的。所以,现在可能是讨论实质的时候了。 绝不是为了你们,奥美的所谓精英们。你们已经被报销,你们写文案想创意不如刚来的小妹妹,做策划方案不如24岁的小强细致认真,你们只会对下面的人说这样不好那样不行,你们只会对客户说“马上”,只会对上司说“没问题”。你们职业生涯的最后十多年,就只能在矛盾与悔恨中度过了,你们的下一个老板,将会是三年前离职的下属。事实上,我是寄希望于那些还没有参加所谓培训的新人。我要对他们说: 离职吧,拿起你们的背包和本本,找一个能够将自己伟大想法发挥出来的地方,找一个贴近客户和市场的地方,或者自己开一个公司,在忏悔中迅速行动吧。 我确实已经没有22了~有的时候也害怕自己的心就像河底的流沙一样,虽然没有停止向前但却再也不能看见阳光~老俞说“做人要学流水,每天河流都有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奔向大海,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永不停歇!做人就要有流水的精神~”虽然我已经没有了22岁,但是可以永远怀着一颗22岁的心~

明白两个道理

直到今日,在我28岁的时候,终于明白一个道理: “现实世界永远都不会让你满足。” 无论是无数人眼中的“自由与梦想之邦”的美国,或是台湾,或是中国。 所以,有时候,我真的对圣经中那个“天国”充满盼望。 作为一名设计师,经过5年的职场生涯,弄明白的是: ““异议与争议”永远都会存在,除非和你打交道的不再是有思想的人类。 如果能说服别人,那么应该感到幸运;如果不能,也没什么好抱怨或失望的。 “别人”,就是和你不一样的人。 况且,在某些事情上,自己都有犹豫不定的时候。”

祷告的障碍

早晨忽然唱道“以便以谢,到如今耶和华帮助我们”的时候,心里停顿了一下。 我真的这么认为吗? 如果真这么认为,现在的生活里,我有非常多的事项需要祷告。 但始终无法从上一次的看是失败的祷告中走出来。 我常常听到这样的教导:“你可以把所需要的放在祷告中,但最终上帝是否应允,得看他的意愿;有些没有应允的祷告,应该是不符合上帝的旨意。你们要按着符合上帝旨意的方式去祷告”。 每当提到“上帝的旨意”,我想到的只有“传福音与拯救灵魂”,但这个也是我不是很情愿的(其实也情愿,总有点小情绪,小挣扎)。 至少,我还没有准备把“传福音与拯救灵魂”当成我生活中最重要的,第一位的。 我总是关注现实,关注自己的东西。 比如,如何做好设计,如何创业,如何赚钱,… 这些是我关心的,是我每一天心里筹算,甚至忧愁的。 但我无法将这些放到祷告题目中去,因为这些明显与“上帝的旨意”不相符。 我也不愿意为了达到目的,硬要把这些与“上帝的旨意”牵强的搭上关系。 这个是我无法交托与祷告的原因。 另外,前天看完了《班扬传》,有一句话印象很深刻: 魔鬼总是想让人把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当作检验上帝是不是悦纳他们,是不是爱他们,甚至上帝到底存不存在的证据。

对生活要求少一些

对生活要求少一些; 对别人要求少一些; 控制自己的愿望与梦想,一个时期内,专注于一件事情。(如果是两三件事情,那就不叫专注了); 无需投入,没有难度与挑战的事情,没有价值。比如看电视,无所事事的浏览网页,微博。 不要太贪婪。 近期喜欢的两句话: 每一天为发现自己的无知而感到兴奋。 世界上聪明人已经够多了,我情愿做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