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背后,努力面前

在梦中,与同伴攀登一陡峭,陡峭的那一边就是生路。 几近顶峰了,不知为何,我忽然向后看。悬崖峭壁,胆颤心惊,我上下两难。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这句圣经中的话语冒了出来。 我接受,不再看后面,一心只想向前。 这是个梦。 与我现在的信仰,生活,工作有什么关系吗?

设计与审美

因为相信: 1.设计中,一切皆有可能; 2.解决问题的方法绝对不止一种; 3.手头的方案一定不是(不一定是)最完美的; 所以, 每一次我乐意接受组长或同事的意见和建议,的确,再次的修改会将我的设计推向另一个高度,但同时,脑子中充斥了太多别人的声音,我逐渐失去自己判断的能力,或者称之为审美能力,在优秀与优秀之间选出更优秀的能力。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忙,快乐,幸福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忙过,但,每当一个灵感成为实际的设计,每当一个设计被团队认可,每当为整体的设计推进贡献一小步,我都会感到满足与快乐,即使是很多夜晚,十点多钟了,还要踩着单车回到五公里之远的家。 但同时,忙也让我失去了一些宝贵的东西,我没有太多时间陪妻子与宝宝。我爱你们。 今天,八个月的以琳被我逗得乐了哈哈笑达半小时之久,这样的幸福感,是设计不能取代的。

无能为力

姑姑把堂弟送到杭州,希望我能对他有所影响。当面对一个沉浸于玄幻小说,自制力很差的,让父母一直头疼的十九岁青年,一开始,我有些"教育计划",但很快,我感到无能为力。改变一个人,何其困难。 我跟妻子说,如果我有这样一个儿子,怎么办?或许我早就放弃了。 我心底真的开始放弃了,至少,我不认为我能改变他什么,或者能对他有什么好的影响。但我知道,姑姑还没有放弃他,尽管这些年一直失望;我还知道,上帝没有放弃他,不管堂弟如何恶劣,却始终是他的儿子,和我一样。其实,应当感谢,因为,堂弟还很单纯,除了沉迷于小说和没有方向,并没有其他大恶。 目前,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如果他能被改变,那么,只有上帝能改变。除了祷告,我还能做什么。虽然这段时间,因为一个持续一周的祷告并没有完全按我祷告的成就,对上帝有太深的抱怨,甚至无视他的存在。 我知道,堂弟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