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0531

似乎是凌晨,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大学的一位年轻女老师,突然死了.需要把尸体装入棺材.当时,我在现场. “过来搭个手”,居然是小舅舅在叫我过去帮忙.那个房间里有不同形状棺材,长条的,方形的,长桶的,但都是黑乎乎的.他们给她选了一个长桶的. 我很害怕过去,因为从小就对与”死”相关的事物感到恐惧.但是我还是过去了. 他们抱住她,让她以一种倚坐的姿势,依靠在长桶棺材里面. 我过去帮他们,用手臂拖住老师的腰,恐惧在与她身体接触的那一刻完全消失.她是一个人. 为什么要对一个人产生恐惧呢?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悲伤和思念. 其实,和那位老师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我有她的QQ,她几乎每天都在线,每次她有什么新的日志,我总会过去看看。从未和她聊过一句话,她或许都不知道我是谁了。不过没有关系,我关注就好了。 他们把棺材悬挂起来,然后在下面熏烤一种香料,让尸体不至于很快腐烂。 我在想,明天再也看不到那个一闪一闪在线的QQ身影了。有一天,我也会这样,也会离开所有的一切随风而逝。真的不带走任何东西,也无力带走任何东西。 她的儿子回来了(现实中却是我另外一个南京老师的儿子), 很悲伤。我对他说一些节哀之类的安慰话,至于具体说了什么,不记得。只记得说得敷衍,悲伤。 忽然我离他们很远,发现,悲伤的不止他们一家。是一组一组的悲伤。 世界平整,完全的黑色。除了人,没有其他道具,没有天空,阳光,云彩,房子,街道;只剩悲伤。他们俯伏在他们的尸体上,不停的哭泣,呜咽,但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因为世界本来就没有声音,也或许是我听不到任何声音。 在黑色背景下,泪光如水晶般闪耀。 此刻,我很安静。 早晨醒来,很清楚的记得这个梦。我当然知道我那位老师应该还活着,但仍然急不可待的打开电脑。的确,她很好。最新的一篇日志是: 静穆.哀悼。关于512地震的。 早上的新闻又是提到我们的子弟兵如何英勇的抢险。有一群人在用手掰开巨块水泥的画面。或许有些人看到这样的图画很振奋,我以前也是。但现在,我只看到人的渺小。“人定胜天”,多么的无知与可笑。在大自然面前,人永远都是渺小的。 但可悲的是,经历了这样的灾难,我们似乎没有任何的反省。悲伤过去了,我们依旧生活,没有任何的改变。麻木啊。 为什么要与大自然“抢险”,为什么要破坏生态? 我想,是因为我们只是活在人的世界中。不知道自然是怎样,植物,动物是怎样。 一年到头,我们不曾与泥土有亲密接触,不曾用手去抚摸一片绿叶,不曾安静的听听鸟叫。 或许会养宠物,但我们似乎也只是把宠物当成一个生活的附属品,就像手机,mp3一样。对待世界也是如此,在我们眼中,人永远是主角,我永远是主角,周遭的一切不过是配角,可增可减,可生可死。 但可笑是,最脆弱的生命是人的生命。感谢造物主。不管你怎样的飞扬跋扈,当然也不管你怎样的谨慎认真,生命都不过几十载(也是人人平等的理由所在)。而树木,一不小心就活了几百年,看着几代人的生生灭灭。 结尾不想再说什么。我真是悖逆之子。但不管怎样顽梗,但内心始终渴求信仰。不然,灵魂安放在何处?

还是信仰

每一次从外部接受信息,都会对基督信仰有冲击。昨晚在浙大听的讲座也是一样。http://v.youku.com/v_show/id_co00XMTU0MDUyOTI=.html 或许他人有理,或许自己对信仰有怀疑,或许自己对信仰的认识有限。但到目前为止,我所接受的信息,只是,除了基督意外,它们都无法解决一个人生意义的问题;对于我个人来说,问题就是:“我的生命要驶向何处?”。 近两年了,生活一直处于空虚的状态。尝试做过很多事情,却始终找不到意义。 几乎每一天都过着一种寻找的生活。 或许,生活中有时需要一些得过且过,一些麻木不仁。 但,一旦对生命,生活,时间认识够清醒,就会有某种力量驱使你去寻找时间每一刻流逝的意义。一日一日,一年一年。 无论我怎样悖逆,每一次离信仰有多远,但从心底认为,我是需要信仰的。 人是何等渺小,尤其在灾难面前。 不过一瞬,或许明日生命不在,即算长寿,也不过百年。 死,真生命的结束吗? 身边有朋友相信轮回。但我相信永生,虽没有对永生的确据,单就情感来说,我情愿相信永生。永远的生命。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活在创造主历史中的我。 如果轮回,今生作为人不断的寻求,来生却是一头猪?相当可笑。人生有何意义?

一些原则

合理安排时间比节约时间重要。 工作时间不在网上闲逛,包括豆瓣,抓虾,蓝色理想,fffound,以及朋友的blog。 东西,包括工作中的东西,尽量做得有意思一些,珍惜每次与图形,色彩接触的机会。 虽未成功,但感觉到成功即不断的战胜自我。